TalkOP海道-海贼王论坛-海贼王中文网-航海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搜索
热搜: 976 情报 第十人
查看: 2133|回复: 15

[海贼王同人文章] 三大将同人之赤犬篇:犬之泪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傲娇
    2018-9-8 06:49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23

    主题

    89

    帖子

    313

    积分

    海贼

    Rank: 4

    积分
    313
    发表于 2019-2-14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最有爱的海贼王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浪子天妖 于 2019-2-27 20:41 编辑

    ************************************************************************************
    地址:http://bbs.talkop.com/forum.php? ... &extra=page%3D1
    作者ID:浪子天妖
    首发日期:2019.2.14
    ************************************************************************************
    这是我参加一个OP海军角色征文活动写的,顺便也发在这里。
    ************************************************************************************

    海圆历1475年的北海,纷乱无序。

    这一年,诺克斯和杰尔马在北海已经打到了第三个年头。 对于最近十余年来崛起于新世界的强敌诺克斯,圣地的大人物们都颇为头疼。自从战胜古代王国建立世界政府以来,还从未见过这样有威胁的对手。为了对付声势浩大的诺克斯,世界政府以大量金钱、物资援助与诺克斯敌对的地方军事强国,与诺克斯展开持久对决。有意称雄北海的杰尔马,就此成为受益者。

    在世界政府整合完毕自身战力之前,高层们希望依靠盟友的军事力量,尽量延缓诺克斯控制各个地区的时间。北海地区就此沦为诺克斯北海方面军和政府支持的杰尔马的战场,又遇到了罕见的农业歉收。适逢战时,平时海贸停止,世界政府的民政救灾系统难以发挥作用,最终造成饿殍遍野的大饥荒。




    风雪刚刚过去,晴朗的天空下是银装素裹的大地。一名穿着羊皮棉袄和皮靴的老者,正在雪地中步行。他背后,是成批逃往附近城镇的灾民。

    老者原本是当地一个家底殷实的大地主,家中还有一座颇有规模的酿酒坊。灾荒面前,原本看似丰厚的家产,经过饥荒的消耗和乱兵的劫掠,早已所剩无多。被劫掠后,老人全家开始逃荒。 在漫长的逃荒路上,老人身边的亲人纷纷死去。儿子在庄园被海盗劫掠时被杀,儿媳在逃荒途中产下孙子仅仅五天,就因营养不良病死,妻子也在途中病逝,女儿为了换取一点口粮把自己卖给奴隶贩子,连儿媳产下的孙子,也因为自己的一时错手被闷死……老人在短短几个月内,经过数次心灵和肉体的双重打击,加上万贯家财化为乌有,已经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勇气。

    他身边的灾民已经越来越少,因为这条是反方向的路途,沿线只有冻饿而死的灾民尸体,已经见不到任何活人。向着故乡的方向走去的老人,只想在一个距离自己成长的故乡稍微近一点的地方,静静死去。 这样的地方,真的很适合死亡。老人这样想着,反正全家人死的死、散的散,自己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就让这老天爷,把自己这副老骨头收了,死在一个距离老家不那么远的地点吧。 “妈,妈——”老人怀疑自己是否死前出现了幻觉,这样的冰天雪地里,居然还有人声?还是个小孩?老人望向前方,终于确定刚才不是死前的幻觉,一个会动的小影子,正福在一具尸体前,呼唤着亲人的名字。

    老人缓步上前,叫着母亲名字的声音来源果然是个小孩,看上去不过七八岁大,正在死去女子的尸体前啜泣。老人摸了摸尸体,冰凉,显然死去多时。正要转身离开,却发现孩子手上拿着一点干粮。

    “这是……拼命拯救母亲的孩子吗?”老人瞬间愣住,一路上不断失去至亲的痛苦,已经令他的心灵濒临麻木,看到这个拼命为母亲找食物的孩子的时候,却又像被一盆温暖的热水当头浇下。 他开口说道:“孩子,你妈妈的身体已经凉了……别哭了。”  “我家里的人全死了,剩下的活人已经没有我认识的了……”孩子握着干粮,哽咽地说着。这么好的孩子,绝不能死。老者这样想着,原本想静静死去的老人,感到一股难以言明的力量在体内涌出。
    “孩子……叫我一声爷爷吧,咱们就算认识了。”老人伸出手。

    小孩抬头,一张坚毅倔强的面庞望向老人,污秽的脸上,泪水已经凝结成冰。老人看得心中一痛。

    “爷……爷爷。”小手放在了大手里。

    “孩子,走吧。”老人把一块死者包行李的的布蒙在死去女子脸上,为这可怜的死者做了最后一点事情。然后拾起死去女子留下的行李,背在背上。牵着孩子一起转身,向着城镇的方向走去。小孩见老人背负行李,立刻拿过来自己背起。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走在雪地里,老人问道:
    “孩子,叫什么名字?”

    “萨卡斯基。”

    萨卡斯基,就这样认识了爷爷。




    入夜了,老人和小萨卡斯基在山洞里躲避风雪,在火堆前,萨卡斯基和老人分着吃彼此的食物。萨卡斯基逐渐接受了这位和蔼的爷爷,因为他也没有其他人可信任。老人现在想活下去,不止是为自己,也为了这个倔强的孩子。

    饥荒的夜晚永远充满凶险,几个食人的饥民,循火光。当看到手持刀棒的饥民和那犹如看菜的眼神时,老人心如死灰,刚想活下去,就要死了吗?这群饥民面前,几乎没有可能活下来,自己这把老骨头也没多少肉,但萨卡斯基却可惜了。

    “孩子,爷俩得死在一块了……”老人面对眼前的饥民,心想我原来是这么死的。 “把这老头和小羊吃了,也算有点肉,上啊!”带头的饥民喊道。 萨卡斯基挡在爷爷和饥民身前,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一个饥民挥棍打下,被萨卡斯基用手接住,饥民用力回夺,却发现对方力气大得出奇。另一个饥民挥刀砍来,被萨卡斯基以手中的短刀格挡,饥民被震得虎口碎裂,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小孩的力气竟如此惊人。

    萨卡斯基松手,拿着木棍的饥民正用力回夺,冷不防摔了一大跤。带头的饥民趁机挥刀刺向小萨卡斯基,爷爷却在此时挡在身前。刀刺进了爷爷的身体。

    “我杀了你!”萨卡斯基悲愤狂呼,乘着饥民头子还没拔刀,冲上去割断了带头饥民的喉咙。又立刻以不可思议的灵活,躲过另一个持刀砍来的饥民的攻击,然后挥刀刺入对方身体。最后正要杀死已经被吓软的持棍饥民时,老人的声音传来。

    “萨卡斯基,别打了,我没事。”原来老人身上的衣着厚重,加上身上藏了一个金属水壶,刀刺在水壶上并未受伤。萨卡斯基闻声停止了攻击,却发现持棍饥民一动不动,老人上前一看,这个人早已被吓死了。
    老人望向满脸血污的萨卡斯基,颇感惊悚,这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居然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怪力和灵活性?


    依靠吃死人肉,萨卡斯基和老人终于支持到了临近城镇的地方。老人发现这个小孩的力气大得惊人,一路上无论遇到想打主意吃人肉的饥民,还是偶尔没被人吃掉的大型野兽,小萨卡斯基都有能力应付。然而人力有尽时,临近城镇之时,却遇到了一群土匪。

    “前几天派出去的人,就是被这小孩干掉的吧?把他们做了!”瘦削的独眼土匪头子喊道。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老人和萨卡斯基,祖孙二人均手持刀棒与土匪对峙,脚下已经有好几具土匪的尸体。

    十几个携有热兵器的土匪,已经远远超过小萨卡斯基能应付的范围。对老人来说,能走到此处已经颇为幸运,低头和小萨卡斯基说道:“萨卡斯基,好孩子,爷爷没白认你。” “爷爷,杀得一个,是一个!”萨卡斯基正要挥刀砍向眼前的海盗,却听到周围响起枪声。

    “是海军!快跑!”看到一面海鸥旗和城镇方向跑来的一众白色身影,土匪犹如看到洪水猛兽一般,抛下了,纷纷逃走。

    望着土匪们纷纷逃走的背影,小萨卡斯基捡起一顶帽子戴在头上,他不敢掉以轻心,依然站在爷爷身前望向赶来的白衣身影。老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世界政府的海军服侍,便让萨卡斯基不必紧张,挥手向海军打招呼。
    “各位长官,我是灾民!这是我孙子!谢谢各位长官救了我和孙子的命!”老人发挥出自己的口才,向军人亮明身份并举起双手。几名海军举枪走来,端详一番后,望向地上的土匪尸体,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是灾民的话,这些人……是怎么死的?难道是你杀的?”带头的中尉军官问道。

    “是我杀的,不关爷爷的事。”萨卡斯基上前一步,中尉看到这个戴着一顶海军帽的孩子狠鸷的眼神,不自觉退了一步。自作镇定后,继续问道:
    “你为什么戴着我们的军帽?这帽子是我们前天失踪的一个班长的,怎么在你头上?”

    “从这人身上捡的。”萨卡斯基往地上的尸体一指。

    “长官,我认识这人,前些天就是他袭击我们小队,死了六七个弟兄,这就是我们班长的帽子。”一个士兵说道,原来这支部队是为数日前的土匪袭击事件,而加强力量组建的巡逻队,恰好在此时救了祖孙二人。带头的中尉听到这名士兵的话,对祖孙两人是土匪同谋的怀疑减弱了不少,但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七八具尸体居然是小孩所为。

    “长官,我这孙子力气可大得很,这一路要不是有他,我这条老命已经死了不知几回。萨卡斯基,让长官们看看你的本事。”老人久经世故,看出军官眼中的惊疑之色,遂让孙子显示本事打消疑虑。

    小萨卡斯基走到旁边的一块大岩石前,全力挥拳,岩石碎裂。众海军虽然见过不少高手,但一个看起来不到10岁的小孩,居然有这等怪力,那么他能杀死好几个海盗也不足为奇。

    “你们快进城吧,我们是刚进驻城里的海军,隶属于世界政府。我们正在城里发放赈灾的粮食,都快点进去吧。”中尉不再怀疑祖孙两人的身份后,便劝两人进城避难。 老人谢过中尉,然后两名士兵带着老人和萨卡斯基进城。进城后,老人和居民以及其他灾民交谈,才知道世界政府派遣大批海军前来北海援助,此次来到本地的是中将空的部队。 原本统治本地的王族早已经逃亡国外,本地的民众也是朝不保夕。海军来到此地后,空中将越权把当地灾情报告玛丽乔亚,并要求全军每日减食两餐,以军粮赈灾,更要求军官收养孤儿。城中人人无不感激空将军和世界政府的救命大恩。 “萨卡斯基,看到了吧,这就是海军,是海上最强大的力量,也是正义的象征。”老人带着萨卡斯基来到码头,指着耀眼的海鸥旗。

    “知道了,爷爷。”萨卡斯基点了点头。

    萨卡斯基和爷爷是幸运的,因为世界政府终于在适当的时机,对北海进行了干预。随着杰尔马和诺克斯的北海分部拼得两败俱伤,海军上将空带领的部队开始来到北海支援已经接近于耗尽精血的杰尔马。北海的饥荒状况被空汇报给了世界政府,请求政府大量调拨救济物资,以稳定北海的民政。

    除此之外,空要求全军军官收养饥荒中的孤儿,非作战部队更是每日减食两餐,节约军粮以赈济灾民。海军工程部队也对损坏的民政基建设施进行修补,以挽救濒临毁灭的北海各国。此举极大赢得北海人心,并在当年把灾情控制住。诺克斯分部势力就此撤出北海,再也没有实力在北海与世界政府争衡。

    爷爷依靠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在城内求得一份为商家算账的职业。大灾之后,需要用人的地方实在太多,所以对于招工的年龄要求也放宽不少。萨卡斯基力大无穷,经常为爷爷工作的商家搬运货物赚取生活费用。但看出萨卡斯基天赋非凡的爷爷,并不希望孩子就此和自己庸碌一生。除了工作外,爷爷日常教导萨卡斯基文化,并存钱让萨卡斯基上学。



    三年后,随着时局稳定,爷爷回乡寻找埋藏好的财宝。工作店铺的老板有意出让店铺,爷爷决定接手。老人战前埋在故乡某处的一笔财富,正好能顶掉自己目前工作的商铺所需费用。已长得十分高大,并有一身虬结扎实肌肉的萨卡斯基,二话不说背起一套挖掘工具,帮爷爷回乡寻宝。 经过一周的寻找,萨卡斯基每日挥汗如雨挖掘着以前是爷爷酒坊和农场的每一个角落,终于找到了爷爷埋藏的财宝。看着满脸笑成一朵菊花的爷爷,萨卡斯基嘴角也不禁泛起笑意。在回城途中,爷爷问萨卡斯基,长大了想做什么?少言寡语的萨卡斯基,吐出的答案只有当兵。对萨卡斯基来说,海军就是他见过最有本事的人了。

    当兵,也好。尤其是在这个乱世里。爷爷用沉默和笑容表示了对萨卡斯基的支持。

    又过两年,爷爷的店铺在城内颇有规模,并请了店员,让萨卡斯基用不着为店里做任何义务工作,专心学习文化和战斗技能。所有的格斗技能教导者,都认为萨卡斯基具有极其过人的天赋,不但能迅速学会战斗技能,而且作战时能迅速分析出对方的弱点,进而一击致命。依靠爷爷的学费,萨卡斯基学会了不少战斗技能,并十分刻苦地练习。

    家庭的规模也扩大了,爷爷一次出海办货,居然遇到了以前家中佃户的妻子。当时为了躲灾,佃户一家投奔了爷爷,后来全家逃难途中失散。作为丈夫的男佃户,在找食物的时候被饥民杀死分食。爷爷得知佃户一家当时为逃荒而辗转数百里,最终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结局,默然不语。

    对这个已经失去了一切的老人来说,能找到任何一个在灾前认识的人,都已经是堪称幸运的事。毕竟乱世之中,人命不如狗。自己那个上中学的女儿,也就为了几袋子粮食,就把自己卖去供人淫乐,只希望让老父亲靠这些粮食活得久一点。亲生女儿尚且下落不明,老人也不在意自己的家人是否有血缘关系了。

    更倒霉的是,两母女所在的奴隶船正好遇到了海盗,幸运的是他们和附近的保镖船队在一起,而且还有萨卡斯基同行。萨卡斯基和商队的护卫们一起杀掉了大半海盗后,奴隶船的船主为感谢萨卡斯基的出色表现,允许老人和萨卡斯基免费挑选两名奴隶带走,老人毫不犹豫选择了两母女。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以后我们一块过日子吧。这孩子,已经算我的半个孙女了。”听到爷爷的话后,母亲开始拉着孩子给爷爷和萨卡斯基磕头,老人在家中让萨卡斯基称呼女人味阿姨,让女人继续称呼自己为东家。后来,萨卡斯基外出修行回到家,都会看到一个喊“萨卡斯基哥哥”的小女孩。在每一个萨卡斯基放学或者训练完毕归来的黄昏,她都会拿着饮水和食物等在家中。



    一年后,随着格斗能力已经提升到了相当高的层次,萨卡斯基所在的城镇附近,已经没有毛贼敢随便出没。因为人人都知道这里有个实力强劲的年轻人,而且他经常会参与义务治安巡逻。

    在多位名师的推荐和建议下,萨卡斯基参加了北海范围的比武大会。进入正赛后,每一场比赛萨卡斯基都以压倒性优势战胜对手。一个沉默寡言强悍少年,就此给到场观看比赛的各国军官和世界政府的代表留下了深刻印象。一直到决赛之前,萨卡斯基都没有遇到什么有威胁的对手。

    决赛,对面是一个看起来犹如萨卡斯基反面的少年。比赛主持人宣读“波鲁萨利诺选手入场!”,看上去吊儿郎当的瘦削青年走上擂台,与萨卡斯基展开决赛。

    这是萨卡斯基和波鲁萨利诺首次相逢。两个人打量着对方,犹如两极。一个内敛刚毅,一个开朗油滑;一个沉默少言,一个嘻嘻哈哈;一个刚健朴实,一个吊儿郎当。但等到正式交手后,两人都意识到对方是罕见的劲敌。萨卡斯基连续三次精心策划的出击全部打空,但也连续三次避开或挡住了波鲁萨利诺的狠辣反击。

    萨卡斯基每一记招数都带有数记后着,没想到都被对手一一化解。眼前这个青年人果然是真正的劲敌,要不要和他继续拼下去呢?萨卡斯基这样想着,这时对方却开口了。 “到此为止吧,冠军么,让给你就是了。”说完,波鲁萨利诺从台上跳下,扬长而去。正要再次发动第四次攻击的萨卡斯基愣在台上,随着对手的弃权认输,他成了这次北海地区少年组比武大会的冠军。

    “萨卡斯基,冠军!”来为萨卡斯基加油的爷爷和阿姨还有妹妹都高兴地在场边欢呼。看到家人的出现,萨卡斯基嘴角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一名来观赛的海军准将,在名单上记下了参加决赛的两个年轻人的名字。

    两年后,达到海军军官学校入学考试文化课要求的萨卡斯基,终于正式参加世界海军。十八岁的他,长得高大又强壮。对于意志力犹如钢铁的萨卡斯基来说,最重要的只有生活在一起的家人。
    “爷爷,阿姨,别送我了,我能照顾好自己。” 语罢,萨卡斯基转头望向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现在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就像一棵开满鲜花的树那样好看。虽然名义上是兄妹,其实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爷爷和阿姨望向两人,知道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早已暗生情愫,经历过那么多灾难后,也没必要阻拦这些事,若放在大灾之前,两人简直无法相信自己会接受这种事。

    运输船开动了,萨卡斯基却听到岸上有呼唤之声,转眼望去,一个小影子在追着船边跑边挥手。

    “我会回来的,等我!”望着码头上那个向驶离港口的军舰奔跑着的小小身影,萨卡斯基挥舞着他健硕的长臂喊道,眼眶里已不自觉流下了泪水。


    五年后。
    “萨卡斯基中尉,这是你的任免状。”基地的上校把来自海军总部的任免状给了萨卡斯基,他现在是中尉军官了,那张早熟又棱角分明的面孔,已经颇有几分风霜之色。

    自二十三岁上从军官学校毕业,正式成为军人以后,萨卡斯基屡立功勋。仅仅才几个月,就因为超强的个人能力,在一起破获走私案的激烈交战中击杀37名海盗,消灭了走私团的主要战力而立下大功,升成了中尉。

    他沉默寡言的个性,坚韧强悍的性格,强大的个人能力,都是成为优秀海军将校的关键素质,这是军校总教官泽法的评价。军校里每一位执教过萨卡斯基的老师,都对他有极深刻印象,并作出优等评价。除此之外,在所有人眼里,萨卡斯基即使到了假期也是个模范学员,因为他几乎不在放假时外出娱乐,一旦遇到了假期,往往被人发现在图书室或者练习场,学习知识或者练习技能。

    令人讶异的是,作为优等生的萨卡斯基,居然和他同届的另一个优等生波鲁萨利诺成了不错的朋友,有好事者原本认为两个曾经在北海少年比武大会上进行过对决的人,会因为性格不合而成为死对头,没想到作为同届表现最优秀的两个毕业生,却处得不错。 爱交际、说笑话和经常在假期外出吃喝玩乐的波鲁萨利诺,和不苟言笑的萨卡斯基却十分处得来。从入学到萨卡斯基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为止,波鲁萨利诺都没有做出任何让饶舌之人作为谈资的表现。

    “萨卡斯基,没想到你比我还先升职啊。”戴着一副茶色蛤蟆镜、反戴海军帽的波鲁萨利诺推开门走进来,嘴角挂着一丝招牌的笑容。

    “也没什么,以你的资质,没准下个月也能升中尉。”萨卡斯基把任免状裱起来,放在自己的居室内。 “这次表现不错,得了一大笔赏金,有这么多钱,你可得请客哟,我早就厌倦军官食堂那几个菜了,这次你可得请我吃点好的。”

    “没问题,波鲁萨利诺。但只能请一顿,接下来我得请假回一趟老家。”萨卡斯基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伸了个懒腰。

    “你这个人就是放不下青梅竹马,我可听说有好几位贵族大小姐和将军的女儿,对你的风评都很不错呢。说你在军校毕业晚会可真是个绅士……” “那些礼节都是爷爷和学校教我的,其实没什么了不起。”萨卡斯基拿起全家人的合影,用手抚摸了照片上的女孩。

    “行行行,我祝你白头偕老就是了,这顿饭咱们对半分,怎么样?”波鲁萨利诺说着不自禁摊开双手。

    “走吧。”萨卡斯基看着照片,露出了少见的微笑。

    就这样,萨卡斯基中尉回乡结婚了。




    两年半以后,萨卡斯基再次回到了故乡,见到了久违的爷爷,已经是岳母的阿姨,和自己的爱妻。

    “我最近要被调到海军总部了,而且很快就会有少校军衔。我能为你们做居住申请,咱们全家人都别分开,一块去海军总部的家属城区生活吧。”

    “留在这里不好吗?”阿姨问道,虽然女儿和萨卡斯基结了婚,但他还是叫阿姨。

    “不太安全呢,我在军校的老师,前些年家人就被海盗杀了,这还是海军上将那样的大人物。我看还是搬去海军总部的家属城吧,那里比其他地区要安全得多。”

    “我愿意去,因为……他。”萨卡斯基的妻子抚摸着肚皮,全家顿时愕然,然后立刻陷入了巨大的狂欢。 “萨卡斯基,你要当爸爸了!以后可得加把劲努力呀!”爷爷欢呼起来。

    “我一定好好努力,争取当个上校,然后转内勤或者文职留在总部。以后要是做了将军,我就申请外派当个基地的司令官,以后我们就可以一直生活在一起了。” 萨卡斯基的语气带着强烈的喜悦感,虽然在外是个优秀干练的青年军官,但回到家的他,却只是个沉浸在家庭生活里的的幸福青年。对他来说,做一个家属能随军的分区基地的司令官,或者在总部做个不用出海的内勤上校,家人生活在家属城区里,就是最棒的事了。

    “啤哩啤哩啤哩——”电话虫响了,爷爷拿起电话,居然是找萨卡斯基的,上级要求他提前结束休假,准备参与对与世界政府为敌十多年的诺克斯海贼团的大规模军事行动。萨卡斯基只好不舍地告别。

    “一星期后,船就到了,我们全家在总部见面吧。”

    带着这样对未来的希冀,萨卡斯基登上了军舰。



    血战结束,海军在打扫着战场。

    大雨滂沱之下,遍地是死尸和武器的战场犹如人间地狱,然而海军的海鸥旗依然飘扬,虽然已肮脏残破。数以千计的海盗和海军的尸体遍布战场,不少海军即使战死,也抱着海盗的尸体拼个同归于尽。已经成为上将的战国,作为此战的总指挥也不禁黯然。 他转眼望向正在医疗船上治伤的萨卡斯基和波鲁萨利诺,这两个被看做是同届怪物的年轻军官果然名副其实。此战遇到的对手是诺克斯的高端战力人物,几个分队长都非泛泛之辈,如果不是这两个年轻人出色的战场表现,海军此战的伤亡纪录至少会多上数千人。然而现在的他们,都在医疗船上治疗着受伤的身体。

    感谢神赐给我们这样优秀的战力,让正义能得到更彻底的伸张。战国这样想,这时电话虫响起,战国拿起电话,听到的消息让他神色一变。



    “萨卡斯基!回来!”右手打着石膏、头上缠着绷带的波鲁萨利诺对着刚才破门而出的背影喊着。

    北海的船队近期被打劫,平民全部被虐杀。其中包括前往海军总部的军属运输船。萨卡斯基家人乘坐的船号也在其中。更可怕的是,通过对遗骸的分析,显示这起对意在海军示威的屠杀行动中有大量的残暴行径。无论男女老少,均遭到残酷的虐待后才被杀害。

    现在没人能劝住萨卡斯基,他完全不顾自己重伤未愈,就冒着暴雨冲去司令部找消息。 希望他们没赶上船,希望他们遇到了意外坐错了船,希望只是搞错了船的番号……萨卡斯基带着这些心存万一的想法,和总部的通讯官反复确认,最终得知家人的船就在其中。

    “我要去,我要见他们!我的爷爷、阿姨和妻儿呀!”萨卡斯基被剧烈的痛苦折磨着,这个满身绷带和雨水的汉子,已经失去了平时素有的冷静和内敛,他钢铁一般的意志力已经被噩耗彻底摧毁。萨卡斯基以大喊的方式哀求着战国上将,让他乘坐军舰去寻找自己的亲人,哪怕是尸骸,其实他也分不清现在到底是发泄着悲愤无比的情绪,还是真的想去。

    “萨卡斯基上尉,你的事,我很遗憾。但现在你必须休养,把你家人的特征写下来,我会让负责打捞搜救的军官多加注意的。”战国并非首次遇到类似的状况,几年前泽法上将妻儿被杀死后给他的印象太深了,他试图安抚萨卡斯基的情绪,让年轻的军官冷静下来。

    然而萨卡斯基已经在办公室内晕死了过去,窗外依旧下着倾盆大雨。




    相对于许多连亲人尸体都找不到的家属,他运气还算不错,全家人的尸体至少都被找回来了。但对家属而言,看到尸体的痛苦往往远大于死不见尸。

    尤其当萨卡斯基从军医官的验尸报告得知,妻子是因为遭遇反复的虐待和奸淫后,腹中胎儿被活活取出后痛苦而死,爷爷和阿姨也都在反抗海盗的时候被残酷虐杀。

    在海军总部家属城区的一处空房内,刚出席完葬礼的萨卡斯基少校在默然垂泪,现在没有家人和他分享升职的喜悦了。他看着窗外被黑夜笼罩的大海,咬着牙关,两道浑浊的泪水在他被阳光晒得黝黑的面庞上流下。夺去他亲人的恶棍,就在那片无边黑暗之中。窗外,依然下着雨。

    这里原本应该是个多么快乐的家啊!萨卡斯基原本想好了,外面的小花园给爷爷和阿姨种点花草。选住址的时候,他看中这所房子,就是因为有好几个符合他未来规划要求的好房间和一座小花园。甚至还给以后的孩子准备了一个房间,等以后转入内勤军官,或者能带家属到异地做基地司令官,就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直到生命自然结束为止。

    但现在这所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了。原本应该被家人的笑声和孩子的哭声填满的家,现在只是一所空荡荡的房子。即使当上海军元帅,他也没有家人了。

    如果不是爷爷,闹饥荒那一年我早就死在雪地里了吧。但爷爷死的时候,我却什么也不能做。还有她们……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

    萨卡斯基这么想着,目光触了扔在地上的海军帽,随后抹干净他向来不为外人见的泪水,开始换上军装。

    我不是第一次失去所有的亲人,但这次我能复仇。


    “笃、笃、笃。”三声谨慎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老朋友波鲁萨利诺。

    “战国上将准备给你两星期假……让我来通知你。”
    “我不需要任何假期,谢谢战国上将。”
    “萨卡斯基,你这是干什么?”
    “我要参与行动,只有无尽的工作,才能让我忘记这些事。带我去见战国上将,波鲁萨利诺,我需要你的支持。”
    “……好的。”波鲁萨利诺很清楚这位老友的性格,他不是会轻易被悲伤击倒的人,而且没有人能阻止他想做的任何事。

    “护航的许多兄弟也死了,失去至亲的不是只有我一个,要为他们讨回公道。”

    办公室内,战国对萨卡斯基的强自镇定倒是不意外,心智坚强之人,往往能迅速从悲痛中振作,但要驾驭好的现在的情绪,却非易事。

    “战国上将,许多兄弟这次也死了,死掉的并不是只有我的家人……”萨卡斯基开口说道:“我想为他们做点事。因为,做了这件事的人,应该知道后果。”

    这人果然是大将之材,战国想。然后他把军属运输船遇袭的证据拿出,委任萨卡斯基调查此事,并要求波鲁萨利诺协助。



    在一处诺克斯控制的黑市交易场内,一批买家正在心满意足地离开。谁知大批海军突然包围了这里。 “你们这是来干什么?护卫人员呢?”卖场的负责人气急败坏地骂道,但他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外面已经是一大片岩浆组成的烈火之湖,一名高大的海军军官阔步走来。

    “告诉我,这几样东西从哪里来。就让你活着。”萨卡斯基拿出几样劫船现场的证物,向负责人质问着。

    原本还想花言巧语哄骗的负责人,很快就说了实话。萨卡斯基和波鲁萨利诺根据获取的线索,又连续去了好几个地方,逐渐根据证据链确定下来具体是哪支诺克斯的分队,执行了袭击海军军属运输船的任务。



    一名诺克斯旗下分队长所属的船队,与两艘海军军舰发生遭遇战。

    拥有十七艘军舰的分队,账面战力颇为可观,至少比眼前的两艘军舰要强出好几倍。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战果却是一边倒。

    海军军舰上不断有带着炽热的熔岩巨大拳头,向着他的船队发动攻击。没多久,大部分的海盗就死在了炽热滚烫的海水里。 带头的三名分队长实力强悍,展开果实威力,护住了自己的座舰不被击沉,让船只退到了岛上并弃船撤离。一名海军军官从海军登陆艇跳到了沙滩上,以冷峻的眼神大量着他们。大批全副武装的海军士兵和军官乘坐的小艇纷纷紧随其后登陆。

    “四个月前袭击了海军的军属运输船的事,是不是你们做的?回答我。”萨卡斯基与分队长四目相触,两对目光如刀剑在无形交锋。

    “是本座带人做的,又怎样?你真是个不太和善的人呢,不知是你家老婆被人上了后,砍成八块扔海里,还是你小崽子被人撕了喂鱼?”身材瘦削、面容冷酷的诺克斯分队长以玩笑式的轻描淡写语气回答这萨卡斯基的质问,这基本等于自认是袭击运输船的元凶。他旁边是一名眼中充满欲望的肥胖壮汉分队长,和一名面带冷笑的女性分队长。

    波鲁萨利诺来到萨卡斯基身后,看出这三人都是诺克斯旗下赏金数亿的强力人物,对付起来相当不易。他的见闻色霸气告诉自己,跟前的对手虽然都是劲敌,其中为首的那名瘦子分队长,战力很可能比另外两人的总和还强。 果然是他们做的没错,想到妻子那惨烈的死状和死前的绝望,萨卡斯基正要不顾一切拼命出击,但理智依然告诉他,战斗的时候也不要忘记观察和分析对手。

    “是你的末日到了。”萨卡斯基说完后撤,挥出一拳,铺天盖地的火山弹飞向了沙滩上残余的海盗们。


    如血的残阳下,激战结束,在这个岛上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海盗。 随着最后一个分队长被萨卡斯基以自己的得意招式“冥狗”打成碎片,这场血战终于画下句号。三个实力强悍的诺克斯分队长,就此成为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的手下亡魂。

    经过苦战,这支实力强悍的诺克斯分队终于被全部消灭,几名参与过护航任务幸存的军官士兵,纷纷指认就是这支船队袭击了军属船。

    “泽法老师说的不错,我有时候真的太依赖果实了。” 以一敌二最终依旧负伤险胜的波鲁萨利诺,看着身上的几处轻伤自嘲道,随后挥手阻止了军官向萨卡斯基汇报情况,并让所有部下暂时先把一切内容汇报给作为本次行动副指挥官的自己。他知道,萨卡斯基大仇得报后,需要一个人独处片刻。

    红色的夕阳映照下的景色有一种别样的残酷感,身上有两处不轻伤痕的萨卡斯基,站在已经被他和仇敌的战斗化作岩浆区的海岸边,把一张全家福照片掏出,看着照片在滚烫岩浆里瞬间化为灰烬。

    这不是萨卡斯基第一次失去所有的亲人,对他来说,这次的痛苦远胜于幼年时全家在逃荒中冻饿而死,但不同的是,这次他能手刃仇人。

    萨卡斯基默默独处了一后会,向着空旷的远处打出一记犬啮红莲,长啸一声,转身向军舰走去。近期的大功劳足以让他成为今年成为中校甚至上校,甚至三年内就有希望成为将军。但他现在已经不想去当一个留在总部的内勤上校,或者什么基地指挥官了,因为他已经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今后的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海盗。”

    回到军舰,海上传来几声听来悲凉的鸟鸣。军舰启动引擎,向海军总部返航。带队的指挥官想起了自己前往军校的那天,不自觉转身回望,却已经没有那个追逐着船奔跑向他告别的身影。

    会流泪的萨卡斯基已经死了,以这副躯体活下去的,是赤犬。

    评分

    参与人数 1贝里 +16 收起 理由
    RamusJS + 16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3-25 10:01
  • 签到天数: 18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9

    主题

    614

    帖子

    1459

    积分

    超新星

    Rank: 5Rank: 5

    积分
    1459

    贝尔梅尔的橘子

    QQ
    发表于 2019-2-14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厉害,不过那个不是说赤犬23岁才加入海军的吗~情报有误?还是说这是同人,就不管了。不过写的真的很好呢
    收起回复
    • 浪子天妖:回复bluesdream:是的,因为各种角色加入海军的年纪肯定不一样,比如藤虎绿牛这种一把年纪加入的,还有泽法克比这种小小年纪加入的,赤犬我觉得设定为军校毕业后加入比较合理一点。
      2019-02-15 17:52 举报回复
    • bluesdream:啊,对不起啦,是正式加入啊~我还以为是来到海军的时间
      2019-02-15 10:12 举报回复
    • 浪子天妖:这里面是按照23岁写的呀,23岁军校毕业才正式加入嘛。
      2019-02-14 22:46 举报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0 21:06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109

    主题

    758

    帖子

    3469

    积分

    七武海

    Rank: 6Rank: 6

    积分
    3469
    发表于 2019-2-14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赤犬吹如果看到这篇,该是多么欣慰~~哈哈

    写得很好。赤犬这个人实际是三大将里,属于他的“正义”概念最复杂的一个
    收起回复
    请不要食用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4-6 09:51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67

    主题

    1244

    帖子

    5628

    积分

    版主

    魔侠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628

    2019年度OP王银奖烧烧果实贝尔梅尔的橘子大预言家乌索兰度 猜图之星(制霸奖)佩罗娜的寻找

    发表于 2019-2-15 18: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不错,对赤犬的刻画非常深入人心,有种剑风传奇的外传小说火龙外传的感觉~
    收起回复
    • 浪子天妖:谢谢!我的理想是把我想写的海军角色都写一遍,下一个也许是藤虎。
      2019-02-15 18:22 举报回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重点是一直都为此努力~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3-18 17:23
  • 签到天数: 462 天

    [LV.9]以坛为家II

    10

    主题

    348

    帖子

    1089

    积分

    超新星

    Rank: 5Rank: 5

    积分
    1089
    发表于 2019-2-19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挺好的,赤犬对海贼那么痛恨,很有可能曾经有很不好的经历
    收起回复
    • 浪子天妖:谢谢回帖,这就是我对赤犬过去的猜想,所以写了这篇同人。
      2019-02-20 14:24 举报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2-15 14:14
  • 签到天数: 15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2

    主题

    26

    帖子

    262

    积分

    海贼

    Rank: 4

    积分
    262
    发表于 2019-2-26 13: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有点像罗
    收起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2-28 20:59
  • 签到天数: 55 天

    [LV.5]常住居民I

    2

    主题

    398

    帖子

    486

    积分

    海贼

    Rank: 4

    积分
    486
    发表于 2019-4-7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用心创作,支持一波!
    收起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 TA的每日心情
    流汗
    2019-5-10 19:48
  • 签到天数: 24 天

    [LV.4]偶尔看看III

    0

    主题

    95

    帖子

    126

    积分

    出海

    Rank: 3Rank: 3

    积分
    126
    发表于 2019-4-7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支持了
    收起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20

    积分

    启航

    Rank: 2

    积分
    20
    发表于 2019-4-16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对的正义
    收起回复
    • 浪子天妖:嗯,这就是我想描绘的东西,赤犬为什么是“绝对的正义”?
      2019-04-21 00:51 举报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2-12 02:50
  • 签到天数: 40 天

    [LV.5]常住居民I

    6

    主题

    977

    帖子

    1102

    积分

    超新星

    Rank: 5Rank: 5

    积分
    1102
    发表于 2019-4-20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enryhelen 于 2019-4-20 23:52 编辑

    對於赤犬
    我覺得他的仁義太過火了
    非要斬草除根
    收起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PP下载|新手|活动|导航|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alkOP海道-海贼王论坛-海贼王中文网-航海王论坛 ( 苏ICP备14043047号-1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4-9 09:20 , Processed in 0.072038 second(s), 4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