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OP海道-海贼王论坛-海贼王中文网-航海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搜索
热搜:
查看: 224|回复: 5

[其他交流] 《天龙诀》第一章 重重疑难费疑猜,惺惺相惜结金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冷漠
    2019-12-3 09:46
  • 签到天数: 391 天

    [LV.9]以坛为家II

    109

    主题

    1144

    帖子

    4293

    积分

    TalkOP汉化组

    Rank: 8Rank: 8

    积分
    4293

    贝尔梅尔的橘子奇迹的樱花梅利号涂写中的乔巴(参与奖)灵魂之王的吉他猜图之星(制霸奖)第一剑豪的野望

    发表于 2019-11-15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最有爱的海贼王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柳家镇本来不甚大,但是因为这里是通往松风山庄的必经之路,所以往来之人络绎不绝。提起松风山庄,天下无人不知,庄主柳若松的七十二路松风剑法不知败过多少江湖好手,再加上柳庄主行侠仗义,江湖之人提起柳庄主都会异口同声地叫声“好!真豪杰,大丈夫当该如此!”。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皆升,柳家镇是柳庄主的父母之乡,又是前往松风山庄的必经之路,这个不甚大的小镇子也是异常繁华,三教九流,士农工商,江湖豪客往来不绝。
            柳家镇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当街而建的最大的酒楼名叫“迎宾楼”,名字虽然俗气,但主人秉持和气生财、宾至如归的宗旨,生意兴隆自不用说,江湖豪客大多爱充面子,出手豪阔,老板就更加欢喜了。这“迎宾楼”在柳家镇的枢纽之中,而此处距离松风山庄仅有一二十里的路程,自然不怕有什么悍匪贼盗之类的,过往的江湖中人大多碍于柳庄主的情面也不敢在这里惹是生非,所以这“迎宾楼”生意自然蒸蒸日上。
            这一日,“迎宾楼”和往常一样热闹,楼上楼下位子都坐的七七八八了。只见小二来往穿梭于各桌之间,忙的是不亦乐乎。“这是您几位的卤牛肉,上好的女儿红以及几个下酒的小菜,请慢用!”小二招呼的正是坐在楼上的几位客人,这一桌共是三男两女五位,从外表看,坐在靠走道的是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粗糙汉子,在他右手边的是一男一女作道家打扮,靠墙的是一文士,文士下手是一妇人。只听刀疤脸的汉子道:“最近这几年,这柳家庄好生兴旺,其实也是沾着柳庄主的名头的光。”那妇人接口道:“正所谓是一人得道鸡犬皆升,近几年江湖中恐怕还没人能盖得过这位柳庄主的名声。”那男道士道:“柳庄主二十年前就以剑法闻名,如今只怕武功更加令人高深莫测了。”妇人道:“武功倒是其次,柳庄主的任侠之风才是真正令人佩服的地方。”男道士笑道:“听三娘此言,倒是柳庄主的武功在三娘眼中倒是颇不足道了?”妇人道:“在下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伎俩如何能与柳庄主相提并论,我只是觉得立身处世武功倒是其次,最主要是人品,若是其身不正武功再高也很难令人佩服!”男道士笑道:“三娘言之有理,就好比如魔教中人不乏武学高深之士,但是行事阴狠毒辣,反倒为江湖中人所不齿。”其余三人皆拍手称是。
            “阁下之言未免以偏概全,难道魔教中就无一好人,正派中就全是良善之士?”众人朝说话之人看去,见是一个形容猥琐的老者,在他身边跟着一个小女孩,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梳着两个发髻,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男道士拱手道:“老先生话是有道理,但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正派中难免会有个别不孝子弟,但在名门正派中成长,所见所闻皆是行侠仗义之举,自是能持身以正。”老者回道:“莫非阁下言外之意就是魔教中人同流合污自甘堕落,即使有少数良善之人最终也难免堕于魔障?”男道士道:“不敢!”“哼,善恶之言本就真假难辨,在江湖中行走,谁又能断言谁是谁非?无非是手底下见真章,强者胜,弱者败罢了!”那文士自从老者开始说话就一只在打量老者的形貌,这时突然记起一人,心念一动,莫非是他?于是拱手道:“阁下莫非是陕北胡七前辈?”余人一听不禁一惊,听说陕北胡七意向独来独往,既不与正派中人交好,也不与魔教中人往来,行事一向只凭喜恶,正邪难分,没想到此人突然在这里现身,这女孩不知是他何人?“哦?没想到阁下眼力竟然这么好,看阁下装扮,阁下大概就是江湖人称‘铁笔书生’的杜一笔了?”杜一笔谦逊道:“江湖朋友戏称,怎敢在前辈面前当此称呼?”原来这书生号称“铁笔书生”,主要是因为他判官笔的打穴功夫而起,他痴爱书法,将点穴功夫与书法融在一起自成一家,于是得到了“铁笔书生”的称号。那被人称为三娘的妇人是杜一笔的夫人,江湖人称“妙手观音”,暗器功夫自然是有独到之处。杜一笔介绍道:“这位是拙荆付三娘,这两位是昆仑派的高徒清虚子和清灵子,这位老兄是龙门镖局的魏总镖头魏龙生。”胡七只略微点头道:“看来各位都是来参加柳庄主的六十大寿了!各位都有收到请柬吧!”杜一笔道:“承蒙柳庄主瞧得起在下几位,咱们在道上遇到,正好结个伴前来贺寿,不知胡前辈此行是否也是前往松风山庄?”胡七道:“老朽孤魂野鬼一个,既没收到请帖,只是刚好路过而已。”杜一笔知道再问下去只是自讨没趣了,自己非主人又不能代为邀客,更何况胡七忽正忽邪,若是整出点乱子来需不好交代,于是只是略微一拱手便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刚好两人走上楼来,目光刚好停留在胡七身上,当先一人就抢着叫道:“老贼!想不到竟在这儿让咱哥俩遇到你!这次看你往哪儿跑?”话未说完抢上一步拔出腰间单刀径往胡七身上砍去。这一下突如其来谁也料想不到,只见胡七身子只微微一侧已让过这一刀,顺势伸手一弹,那人单刀几欲脱手,险些拿捏不住。那人心下一惊,暗想这老儿果然有些本领,只是这一击既不能得手,便退开两步,指着胡七道:“凭你本事再厉害,就能胡作非为了吗?你杀我义兄义嫂一家,这笔血债如何清算?”众人心下一惊,虽听说这胡七行事乖僻,但很少听说其胡乱伤及无辜,看来江湖传言偶有不实。胡七道:“你是童天昭的义弟?”那人道:“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向天理,童天昭是我的结拜大哥,你何以残忍杀害?”于是对着同行的另一个汉子道:“张大哥!你把那天看到的事情再说一遍。”那位张大哥道:“向大哥,三个月前,兄弟正好去拜访童大哥,可是来到童大哥家的时候叫门没人来应。我之前已经和童大哥约好了,照理说童大哥不应不在家的,兄弟和童大哥向来不忌讳所以就直接进去了,想着童大哥可能外出办事我直接在家里等他回来就是了。可是兄弟一进门发现童大哥和童大嫂竟然倒在血泊中,一探脉息竟已死去多时,再看童大哥的伤口,留下三颗铁莲子,童大嫂也是这样。江湖上人人都知道铁莲子是这胡七的独门暗器,若不是他动手,更有何人?”向天理道:“胡七!你更有何话要说?”这时候店里的客人一听说有寻仇上门之事,早已离得远远的,只把店主人急得直摇头,但又不敢上去阻拦,只盼望这伙人早点离去。胡七道:“我无话可说,你若是要找我报仇那现在就请动手吧!”向天理听完这话更是怒上心头,照说刚才一招落败理应知难而退,但义兄义嫂血仇岂同小可?向天理直接单刀直入,径取胡七面门,这一招门户大开,直犯武学大忌,对方若是经验丰富之人立刻就可取其性命,但胡七却只是将头一侧避过这一刀,然后在向天理手臂上一拂,向天理手中单刀直飞出去,刚好落在先前的五人之间,魏龙生伸手接住单刀站起身来喝道:“早先还以为你只是行事乖僻而已,没想到光天化日竟当众行凶恃强凌弱,完全不把江湖好汉放在眼里?”向天理左手托着麻痹的右手道:“多谢好汉仗义执言,但这是在下与胡七之间的事,在下学艺不精怨不得旁人!”魏龙生道:“遇上这等不平之事,恕在下不能袖手旁观!”说罢呼的一掌向胡七拍去,掌风夹杂着噼啪之声,显是外门功夫练到极致,向天理只觉得掌风刮得脸生疼,暗想这人好厉害的掌力,更难得的是一副侠义心肠。只见胡七右手微曲画圆不与魏龙生掌力直接,只凭借内力将对方掌力斜引,两人瞬时间交换了二三十招,都暗自佩服对方。向天理眼见魏龙生与自己素不相识,只凭数言就将自己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而他同行的四人瞧去也是身怀武功之人,当下不知四人心意如何,但见四人只是默默围观并没有和魏龙生一起动手的意思,又见魏龙生与那胡七不相上下,怕魏龙生折在胡七手下那就太对不起人家了,于是拱手道:“多谢魏兄好意,只是此事因在下而起,魏兄高义令人佩服,只是不敢劳烦。”魏龙生一听就明白了向天理的意图,于是收手站在一边道:“在下越俎代庖,实感抱歉!”向天理忙道:“不敢!魏大侠为在下打抱不平岂敢有所微言,只是小弟学艺不精报不得兄长之仇,若魏兄再有所损伤岂非小弟之过?”魏龙生愤愤道:“向兄弟是瞧不起在下这点本事了,看来是在下多管闲事了!”向天理忙道:“魏大侠此言小弟实在惶恐!”杜一笔深知魏龙生脾气,怕二人越说越僵,于是站起身来说道:“向兄弟也是一番好意,魏兄就别难为他了。”
    杜一笔看了那位张兄弟一眼于是将话题带过:“敢问张兄何以认定这胡七就是杀死童天昭的凶手?”那位张兄弟道:“在下刚才言道童兄弟死在胡七的独门暗器铁莲子之下,是以断定这胡七就是杀人凶手。”于是当众取出六颗铁莲子,接着道:“胡七,我没说错吧,这铁莲子是你独门的暗器吧?”胡七道:“铁莲子确实是老夫惯使的暗器,但这‘独门’二字却不敢当!”张兄道:“物证俱在,你竟然还想狡辩!”杜一笔道:“请听在下一言,此中恐怕有所误会,若是冤枉了好人,岂不可惜?”张兄道:“他是好人?刚才他也说过了他无话可说,那岂不是自承其事?”杜一笔笑道:“据我所知,这位胡前辈游戏人间,却有狂放不羁之举,但是乱杀无辜之事却是从未听闻,这事中间怕是有所周折。”向天理指着胡七道:“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当,我只问你一句,我大哥是不是被你所杀?”胡七道:“若我说不是呢?”向天理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那有什么若不若的?”胡七道:“天下之事哪有那么黑白分明?若是老夫武艺不及阁下,阁下一上来就已直接取了老夫性命,哪里还容得老夫此刻分说?阁下先入为主深信老夫就是杀人凶手,老夫说啥都是没用,不如不说,阁下要动手为兄报仇只管来找老夫便是!”那女孩突然道:“爷爷,你根本就没杀人,干嘛要揽在自己身上?”胡七道:“是非曲直,岂是你说了就能算的?”女孩急道:“但是他们不能这样就胡乱冤枉好人啊!”胡七道:“傻孩子,江湖上冤杀冤案又不止你爷爷一个!大家都在刀口上过日子,冤不冤枉又有什么相干?最后不还得凭武力解决问题?”向天理道:“姓胡的,我大哥当真不是为你所杀?”胡七道:“童天昭接下了我的三掌,我已饶了他性命,岂会自食其言?”向天理怒道:“你打了我大哥三掌?”那女孩道:“姓童的虽然死有余辜,但他不是爷爷杀的!”向天理道:“胡说八道!”女孩反驳道:“你可知我是谁?”向天理道:“我怎知你是谁?你难道不是这胡…的孙女吗?”女孩道:“我姓楚,我爹爹名讳上元下风!”向天理:“楚元风?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但这与我大哥大嫂之死有什么关系?”
    女孩说道:“你可知半年前你大哥大嫂去过什么地方?”向天理道:“我只知道大哥大嫂有事出远门,几个月后才归来,却不知他们去过什么地方。”众人一听只觉得这其中牵扯到江湖上一桩隐秘的事情,都觉得不方便再听下去,正准备告辞,向天理对众人道:“各位,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杜一笔言道:“向兄请说!”向天理道:“我大哥大嫂死因不明,在下正好请大家帮忙做个见证,这位楚姑娘说其中有所隐情,兄弟正好请大伙辨个是非黑白,若大哥大嫂并非这胡七所杀在下愿意当众磕头赔罪,若证实是为其所害,在下虽学艺不精但誓要与其周旋到底!”女孩道:“小女接下来所说之事句句属实,但在说之前要提醒在座各位,各位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可能会有无穷后患,所以事先言明!”众人面面相觑,说不定真如这女孩所言,要知道江湖中因为阴私被人知晓而引起的江湖仇杀多不胜数,向天理却道:“危言耸听!”那女孩怒道:“好,那我索性当众说出来,日后各位若是有什么不测须怪不得我!”说完向四周扫了一眼,向天理一脸不屑,跟他同来的那位张兄却瞧不出是何想法,魏龙生杜一笔等人却是有所犹豫,另外靠墙角坐着一男一女,女的似乎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男的约莫三十岁不到。众人也随着女孩的目光注意到了角落里的这两人,不知他们何时坐在那,更奇怪的是他们对于这边的骚动似乎无动于衷,一时猜不透这二人的底细。清虚子拱手道:“两位若是与这事无关,就请便吧!”角落的那女孩站起来回道:“你们不也是无关者吗?为什么你们就能听得,我们就听不得?更何况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与这件事情没有关系?”这女孩声音清脆悦耳,众人不觉心中一荡,再看时这女孩容貌俏丽,身姿亭亭玉立,国色天香恐怕也不外如是。姓楚的女孩说道:“既然如此,小女子就在此明说。各位可听说过‘天龙诀’?”众人心中又是一凛,莫非此事与“天龙诀”有关?向天理道:“‘天龙诀’是什么?难道我大哥大嫂之死与这有关?”杜一笔问道:“这‘天龙诀’莫非就是当年威震天下的‘天龙诀’?”姓楚的女孩道:“天下难道还有第二个‘天龙诀’?”向天理问道:“杜大哥,这‘天龙诀’到底是什么东西?”杜一笔道:“听说是一本武功秘籍,三十年前天下第一高手凌潇雨听说使的就是这‘天龙诀’上的武功!”向天理道:“听说?”杜一笔道:“嗯。因为谁也没见过这本‘天龙诀’。这个名字其实是外人取的,因为凌潇雨使得是一柄龙泉宝剑,而他的武功家数无人能识,所以江湖上的人称之为‘天龙诀’!”向天理:“既然谁都没见过这‘天龙诀’,那与我大哥有啥关系?”杜一笔道:“那就得请教楚姑娘了。”姓楚的女孩道:“请教倒是不敢,我只是碰巧知道一些事情而已。我原本长安人氏,爹爹在长安本是给人盖房子营生,有一天那姓童的来找我爹爹说是有要事相商,我在旁伺候茶水不小心听到一些。原来那姓童的无意中得到一张藏宝图,希望我爹爹能助他一臂之力,并说得到宝藏后分一部分与我爹爹。我爹爹于是就答应了。可是三个月后我爹爹回来,还身受重伤,于是我爹爹跟我说明了其中的缘故并叫我赶紧离开去找胡七爷爷,说只要告诉胡七爷爷我的姓名,胡七爷爷自然会收留我。”向天理道:“我想起来了,我大哥确实去找过一个姓楚的工匠,听说此人擅长机关之术,原来就是你爹爹?”姓楚的女孩道:“我爹爹跟我说,那三个月他跟姓童的夫妇还有两个人一共五人去了天山寻宝,我爹爹竭尽心力帮他们破解宝藏外的机关密道,可是在得到宝藏之后我爹爹却遭人暗算身受重伤,当场昏迷不醒,本来以为必死无疑,可能凶手认为我爹爹已经毙命竟没补上最后一击,我爹爹撑着重伤的身子回来见我最后一面让我去避难,然后就去世了。”付三娘听说这女孩的不幸安慰道:“可怜的孩子!却不知道这凶手是谁?”众人一起望向向天理,隐约觉得既然楚元风遭人暗算,而童天昭夫妇却安然回来,这其中肯定有蹊跷。清虚子道:“但不知这与‘天龙诀’有什么关联?莫非这宝藏里面就有‘天龙诀’?”众人一齐望向姓楚的女孩。胡七只是嘿嘿一笑并不言语,众人都知胡七这两声冷笑的意思,但也不去理他。姓楚的女孩道:“我不知道。”清虚子道:“可是你刚才说此事与‘天龙诀’有关?” 姓楚的女孩道:“刚才这位杜先生也说过了谁也没见过‘天龙诀’,也没人知道长啥样。所以那本书是不是‘天龙诀’还未可知,只是我爹爹告诉我那姓童的说宝藏里面有‘天龙诀’,至于是真是假就无从得知了。”众人心想这女孩说的确实是这个道理,她既然能说出这些话就证明她没说谎。向天理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大哥大嫂杀死你爹爹吞没了这本书?”姓楚的女孩道:“我不知道,但我和胡七爷爷去找那姓童的时候他一口否认,胡七爷爷跟他对了三掌咱们就走了,但是他后来何以死于非命却与咱们无关!”这时杜一笔插口道:“楚姑娘你说他们一行去了五个人,现在你父亲和童天昭夫妇都已身亡,那剩下的两人是谁你知道吗?”姓楚的女孩道:“我只知道其中一人姓章,其他的就不知道了。”清虚子道:“依我看来,这其中尚有许多不明之处,杀害童氏夫妇的也许另有其人,说不定和杀害楚元风的是同一人。我想只要找到另外两个人的下落,这件事才能水落石出!”向天理道:“这只是她的一面之词而已,然则实情如何无从得知。”杜一笔道:“这位张兄说童氏夫妇是身中铁莲子而死,楚姑娘说胡七前辈只是与童天昭对过三掌即离开,然则这铁莲子又从何而来?”那位张兄道:“我只知这铁莲子却是胡七所惯用的暗器,対掌之事却不知道,只是童大哥身受内伤却不假,然而致命的却是胸口的三颗铁莲子!”付三娘道:“事情真相如何终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然则此事暧昧却难以断定就是胡七所为,依小妹只见,此事今日暂且搁下,行凶之人终究有难逃公道的一天!”
    “依我看的话,这事恐怕有人栽赃嫁祸吧!”说话的却是角落里的那个女孩。付三娘道:“不知姑娘有何高见?”女孩答道:“高见不敢,只是这位张兄弟一开始说童天昭死于铁莲子然后这位向兄就急于向胡七报仇。然而这位楚姑娘说起胡七与童天昭対掌之事,这位张兄又说童天昭身受内伤。难道这位向兄竟没见过童天昭夫妇的遗体?”向天理道:“此事说来惭愧,小弟得知消息的时候已是七日之后,张大哥不忍童大哥的尸体长期暴露在外已先入土为安了。”女孩笑道:“你怎么知道你这位张大哥没有骗你?”向天理道:“张大哥和我多年交情,断无欺瞒之说!”那位张大哥说:“小弟事后已跟向大哥说明一切,难道仅凭你一言就想挑拨离间吗?”向天理道:“张大哥,小弟对你是信得过的。”女孩道:“我与诸位素不相识,何来挑拨离间,只是听刚才各位的一番话,那小女子倒想问一问,那本‘天龙诀’在何处?”众人心中一凛,暗想这女孩一语中的,大家绕来绕去反而忘记了最重要的线索。女孩接着道:“若是这本‘天龙诀’原本是在童天昭夫妇手上,那么童天昭夫妇死后有三种人可能已经拿到了‘天龙诀’。”张大哥突然眼中闪出异样光芒,忙问道:“哪三种人?”女孩道:“最后与童天昭夫妇接触的人都有嫌疑。其一是眼前的胡七和这位楚姑娘,其二是杀人凶手,但这个凶手是谁暂不可知,说不定就是在座的某个人。”姓楚的女孩道:“我敢以性命担保这秘籍不在我和胡七爷爷身上。”张大哥道:“是真是假只有自己心里清楚,”转向那女孩道:“然则第三种人是谁?”女孩缓缓道:“就是阁下!阁下是最后一个见到童天昭夫妇的人,当然也在其中!”张大哥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吞没了‘天龙诀’?”女孩天真的笑道:“我可没说,大家都有嫌疑,我只是就事说事而已。”
    杜一笔道:“既然大家都无法自证清白,此事只好留待稍后,看来天色将晚,不如大家就留在此处歇息,待明日一起前往松风山庄请柳庄主做个公证,柳庄主为人相信大家都能信得过。”向天理道:“小弟也经常听得柳庄主的名声,只是无缘拜见,明日还请杜大哥代为引荐。”杜一笔道:“好说好说。”
    掌柜见各人商量了半天最后都停手,又似乎提到柳庄主,心想看来这些江湖中人都对柳庄主十分佩服,所以卖柳庄主面子不敢在此动手,当听说这群人要在这留宿的时候也没太在意,只是堆笑相迎。
    各人各怀心事要了房间住了下来。那角落里的男女二人也住了下来。男的说道:“珺儿,这事你不该插手的。”珺儿道:“师父,我只是一时没忍住而已,再说那个张什么的大哥一言不发阴森森的站在那里,我就觉得看着让人很不舒服。他们想冤枉那个女孩,所以我就说句公道话而已。”这一男一女,男的叫苏幕天,女的叫凌珺儿,两人是师徒,在江湖上四处行走刚好路过柳家镇,凌珺儿喜动,于是在白天的时候插手。凌珺儿道:“师父,你说那本‘天龙诀’到底在谁手上?”苏幕天道:“你关心这个做什么?”凌珺儿:“听他们说这本秘笈练成后可以天下无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苏幕天道:“这事我们听到已经很麻烦了,你还想继续追寻下去吗?”凌珺儿道:“怎么会有麻烦呢?”苏幕天道:“你想想江湖中人有多少人为求名利互相残杀的,这本书既然被说成是天下第一的武功秘笈,那有多少人会去争夺?”凌珺儿道:“要是咱们拿到这部秘笈练成上面的绝世武功,那就不怕被人抢去了,既然里面的武功天下无敌自然没人能打得过咱们,那咱们还怕什么?”苏幕天笑道:“恐怕咱们还没练成上面的武功就已经被人杀害了,更何况童天昭和楚元风还不一定见到了秘笈就已经惨死,这种事你还是别抱有这种想法的好。”凌珺儿道:“师父,以你的功夫又有谁能从你手上抢走秘笈,咱们自然不怕别人来抢。”苏幕天道:“傻孩子,你把师父太瞧得高了,天下之大能人异士多不胜数。总之这件事咱们就当没听到,我不许你去掺和这件事,还有秘笈的事也赶紧忘掉。”
    凌珺儿随口答应了就回房去,心里盘算着今晚这伙人肯定会有所动静,师父就算说不能去争夺这本书,哪怕只是看看也好。对于苏幕天的叮嘱凌珺儿倒是乖乖听从,但是好事的性子总是难改,心想自己只是去看看只要不出手师父就不会说什么。凌珺儿在床上暗自留意,听得外面打更声一过就听见房顶上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心想果然不出所料,有人忍不住要动手。于是将短剑贴身藏了穿好衣服悄悄摸出去。只见一身穿夜行衣的人四处张望并向左首的房子闪去。凌珺儿记得住在里面的是胡七和那位楚姑娘,于是跟在后面暗自留神。从黑衣人的伸手看来武功不弱,凌珺儿也不敢过分靠近。只见那黑衣人小心翼翼地揭开房顶的瓦片往里瞧去,凌珺儿正在琢磨是否要提醒那两人,只听到一声呼喝“是谁?”原来胡七早已发现房顶有人,伴随着呼喝声两颗铁莲子破空而出,房顶的那人也闪避得好快,只是这一瞬之间,胡七已越上房檐。“不知阁下深夜到访有何贵干?”胡七质问道。那人闭口不答,双掌向胡七拍来,胡七道声好直接硬接他双掌想试一下对方的功力如何,只听砰地一声四掌相对,这一下黑衣人是居高临下但双脚离地,胡七却是脚踏在屋檐上有所凭借,两人算是扯个直,只一掌过后胡七觉得对方功力不在自己之下,但黑衣人一掌过后随即又补上一掌,胡七只好凭借身法让过这一掌,黑衣人这一掌不待使老立刻变掌为抓,胡七若不是久经战阵险些被拿住,虽然勉强避开了这一抓,但半边衣袖却已被撕下,手臂上留下了淡淡的抓痕。黑衣人得理不饶人,乘势双掌齐出双脚也立马跟上向胡七一顿猛攻,胡七虽然功力不弱但毕竟体力上吃亏,这一连串的拳脚竟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好容易拉开点距离于是咻咻咻地射出三颗铁莲子,只见那黑衣人展开双袖竟将铁莲子收入袖中,这一招以柔克刚内劲所到之处铁莲子竟丝毫伤他不得。胡七眼见不敌,朗声问道:“阁下是谁?不知跟老朽有何恩怨,还请明示!”这时魏龙生,杜一笔夫妇,清虚子清灵子均被惊动,黑衣人见四周被围,而且这群人武功都不弱,一对一虽然不惧,但是对方一拥而上自己倒是很难脱身。眼见这一群人以清灵子最弱又是女子,于是挥掌向清灵子拍去,清灵子没料到他毫无预兆就向自己发难吃了一惊,正准备避开这一击时只见一把长剑拦在自己面前,原来是师兄清虚子旁敲侧击为自己解开了这一掌之厄。黑衣人见一击不中立刻收手转身欲走,却被一大汉硬生生逼回来,仔细看时来人正是魏龙生。魏龙生一身横练功夫每一掌一拳都夹杂着风声呼呼作响,黑衣人也不愿与他硬拼,更何况此时以寡敌众,正谋怎么脱身之时却见后院火气,于是抢向着火之处奔去,杜一笔夫妇抢先追去,黑衣人踢飞两根着火的木棍向杜一笔夫妇砸来,杜一笔夫妇就这么一缓和黑衣人已被隔开。胡七暗叫一声好险,今晚幸得有这几位相助,险些折在黑衣人手中。胡七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迅速下了房顶直奔客房,却见房间里面空荡荡的,那姓楚的女孩却已不知所踪。这时杜一笔等五人也先后赶来,问明情况知道那位楚姑娘不知所踪,杜一笔忽道:“魏兄,我们赶紧去看看那位向兄弟。”
    杜一笔当先赶到向天理房间,只见向天理躺在床上对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似乎毫无知觉。杜一笔刚松一口气,却发现情形不对,魏龙生等人也先后赶到,杜一笔上去试着探了一下向天理的鼻息,却发现向天理已经死去多时。杜一笔解开向天理的衣物,发现向天理膻中穴上有一红圆点,显是被人用重手法点中而死,凶手下手之快之狠可见一斑。清虚子忽道:“那位张兄弟呢?”众人搜寻了一圈却没发现那位张兄弟的踪迹,魏龙生恨恨道:“那位张兄弟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付三娘道:“楚姑娘也失踪了,这其中恐怕是同一人所为,凶手到底是何人,为何杀死向兄弟,却又掳走张楚二位?”胡七叹了一口气道:“这次玉儿恐怕真是凶多吉少了,老朽有负楚兄弟之托,愧对故人啊!”杜一笔道:“胡前辈先别急,这事既然给我们撞上,断无袖手旁观之理,楚姑娘日间所说之事,恐怕与此有关。还有白天那一男一女来路不明,对头既然这么厉害,咱们最好还是先上松风山庄,请柳庄主主持公道。”余人均想这胡七一向独来独往,不拘泥于世俗,兼之武功也不弱,没想到到头来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不禁黯然叹息。
    六人计议好一起上松风山庄此时先按下不表,单说凌珺儿暗中跟着黑衣人,只见他趁火逃过众人,凌珺儿展开轻功远随其后。只见这黑衣人越走越远,渐渐出了镇子,钻入镇外的树林之中。凌珺儿提一口气加快脚步跟上,那黑衣人突然止步挥掌拍来,这一着全在凌珺儿意料之中,凌珺儿拔出腰间短剑去刺他掌心,黑衣人若是不变招掌心非得被剑刺穿不可,果然黑衣人变掌为指去取凌珺儿手腕,凌珺儿变刺为削去削黑衣人手指,两人霎时间交换十余招,均佩服对方反应之快。黑衣人压着嗓子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凌珺儿笑道:“我更好奇你是谁?你找胡七做什么?”黑衣人道:“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凌珺儿道:“我猜你不是来找那本‘天龙诀’,就是想杀人灭口!难道说你就是杀害童天昭的凶手?”黑衣人冷笑道:“看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适才让你几招,此事与你无关,你若知趣的趁早走开,大爷也不与你计较。”凌珺儿笑道:“看来我猜对了!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瞧热闹!刚才你明明已经逃不掉了,可是正巧不巧客店着火了,你一定还有同伴在附近,纵火的那人是你的同伴吧!”黑衣人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凌珺儿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就是一路过看热闹的。你跟我说这么多,是不是在等你的同伴赶来?”黑衣人道:“就凭你也配?”凌珺儿笑笑道:“那我说这么多,你也不跑路,难道不怕我有同伴埋伏在附近?”黑衣人只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心想这小妮子能有多大本事,趁她同伴未到赶紧料理了她了事。凌珺儿功力虽不及黑衣人,但是身法巧妙兼之剑法精奥,黑衣人越斗越惊,心想倒是小瞧了她,此时想走却已不能,继续斗下去只怕几百招之内也奈何不料对方,此时天渐渐亮起来,一旦天亮就很难脱身了,于是手上招数逐渐加紧,仗着对方功力不及自己深厚一味抢攻。凌珺儿见对方招数凌厉,却也不敢小看,心想师父说的果然没错,江湖上不知埋伏着多少高手,自己小看江湖之事,只怕今日引祸上身。黑衣人见凌珺儿渐渐只守不攻,心里盘算着如何一招击退对方然后脱身,但对方防守严密很难寻得破绽。此时天色越来越亮,两人渐渐斗到官道上,远远看见一前一后两骑朝自己这边而来,心下已有计较。凌珺儿也已瞧见两骑马,知道这黑衣人不愿再和自己耗下去打算抢马而逃。刚准备出声提醒,却见黑衣人已奔向当先的一人,马上那人先是一怔随即举掌相接,掌力甫接黑衣人便觉不妙,对方的掌力绵绵密密犹如长江大河,于是借着对方一掌之力向后飘开,随即射出五发暗器,三发打向当先的这一人,一发对准凌珺儿,一发却打向后面马上的那人。这一下突如其来,前面马上那人挥掌打落那三颗暗器,凌珺儿一直戒备着也挥剑打落,只听得哎哟一声后面马上的人掉下马来,那黑衣人已迅速夺马而去。前面马上那人急忙上去扶起受伤的那人道:“剑铭,没事吧!”受伤的那人道:“少爷,我没什么,就手臂被打中而已。”那被称为少爷的人掀起那人手臂上衣袖,见一枚铁莲子深入肌肤,但是流出的血是鲜红的,于是道:“幸好暗器上没毒,好厉害的人!”不知他是称赞对方下手狠毒还是反应机变之快。那位少爷替被他称作剑铭的人包扎好伤口之后,抱拳向凌珺儿道:“恕在下冒昧,不知姑娘何以和此人相斗?”凌珺儿道:“我也只是一时好奇,追踪到这罢了。”那少爷在马上的时候见凌珺儿与那黑衣人相斗竟然能不分上下,瞧对方不过一二十岁的少女,而且明艳动人,任谁见了之后也不会觉得这样一个少女竟然身怀绝艺,只不知是哪位高人所授。
    凌珺儿见对方怔怔地看着自己,不禁脸上一红,道:“你同伴受了伤,不要紧吧?”那人道:“多谢姑娘想询,只是皮外伤而已。在下一时不察竟让凶徒得手。”凌珺儿道:“你那一手接暗器的本领很不错呀。”那人道:“些许小伎俩倒叫姑娘见笑了。只是这铁莲子明明是胡七胡先生的惯用暗器,但看那人的年龄不太对,不知这人与胡先生到底有何关联?”凌珺儿道:“胡七的话就在前面镇上,我见这人与胡七相斗,料来不是一路。”于是将昨天的所见所闻全跟对方说了,不知道为什么凌珺儿觉得对方可以信得过,自己所知道的有多少就全部跟对方说了。那人笑道:“多谢姑娘信得过在下,将事情本末悉数相告。在下松风山庄柳乘风,不敢请教姑娘芳名。”凌珺儿笑道:“我叫凌珺儿,我看你不像是坏人,所以才跟你说这些的。”柳乘风道:“多谢姑娘瞧得起在下。”凌珺儿道:“你左一句多谢右一句多谢的,我哪有那么多值得你多谢的地方?糟了!”柳乘风听到凌珺儿突然说出这么一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凌珺儿道:“我偷偷溜出来师父肯定知道了,昨晚客栈闹出那么大动静,师父说过不许我乱管闲事的。”柳乘风道:“这好办,尊师要是问起,在下愿意为姑娘承担。”凌珺儿道:“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柳乘风脸上一红一时想不到如何措辞,只听凌珺儿道:“不过没关系,师父就算问起我老老实实交代就好了,师父也不会责骂于我。我可不想对师父说假话。”
    凌珺儿与柳乘风以及书童剑铭一起回柳家镇客栈,在路上闲聊得知柳乘风与剑铭刚送完请柬回来,三日后是松风山庄庄主柳若松的六十大寿,前来道贺的宾客多不胜数,柳乘风此行是专程前往武当派给师伯盈虚道人送请柬。原来松风山庄的庄主柳若松原出身武当派,是现任武当掌门盈虚道人的同门师弟,柳若松虽然自立门户,仍念念不忘师门恩德。柳乘风此去正好拜见师伯及各位师兄弟们,父亲大寿之期将近,松风山庄定会忙碌不休,于是柳乘风谨遵师伯之言早日回庄,彻夜奔驰没想到在山脚下遇到凌珺儿。
    凌珺儿回到客栈见师父还是坐在昨天那张桌子上等着自己,于是笑着跑过去叫了声:“师父。”苏幕天道:“昨晚闹够了吗?”凌珺儿笑道:“原来师父你早就知道了,但是您当时不拦着我就说明您已经默许了。”苏幕天道:“我知道你喜欢热闹,若不是碰两回钉子,是不会悔改的,我拦着你有什么用?下次你不还是得溜出去。”凌珺儿拉着苏幕天的手笑道:“还是师父了解我,对了师父,忘了给您介绍一个人了,这位是松风山庄的柳少庄主,武功蛮不错的。”柳乘风忙道:“不敢,在下柳乘风,见过前辈。”但是柳乘风看苏幕天三十都不到的样子,最多比自己年长一两岁,这一声前辈自然是从凌珺儿这里算起的。凌珺儿噗地一声笑道:“你心里定然不服。你是不是在想我师父看上去最多比你大一两岁,你还得自居晚辈。你肯给我面子,我觉得非常不错。”苏幕天站起来道:“珺儿别闹,柳兄太客气了,在下苏幕天,若不嫌弃你叫我一声苏兄就可以了。”柳乘风看了凌珺儿一眼,觉得当着凌珺儿的面若是叫一声苏兄需叫凌珺儿不好看,凌珺儿见柳乘风一脸尴尬,道:“你不用想那么多,我本来就比你小,你就算叫我师父一声苏兄我也未必吃亏,况且咱们论交须得分开来算,各人交各人的。师父你说对不对?”柳乘风见凌珺儿这么说,足见这两人不同一般人,自己畏畏缩缩倒是略显小器了,于是拱手道:“那在下就斗胆称你一声苏兄了。苏兄,三日后是家父的六十大寿,小弟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两位同来松风山庄一叙。”凌珺儿立刻拍手叫道:“好啊好啊,到时候一定很热闹,师父,咱们去吧!”苏幕天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多叨扰了。”柳乘风谦逊道:“哪里哪里!”
    此去松风山庄路程并不远,书童剑铭受伤只是皮外伤,松风山庄自有疗伤的金疮药不在话下。柳乘风从武当送信回来带来师伯信息固然欣喜,在山庄脚下又结识了苏幕天和凌珺儿,特别是凌珺儿活泼可爱,一路上兴奋地问个不停,柳乘风全部热情解答,谈不多久便已到达松风山庄。
    还没进庄早有人迎出来,之间当先的一人上前行礼道:“少爷您回来了!”柳乘风道:“吴伯,家里一切都好。”那吴伯道:“少爷放心,家里一切安好,近日到访的客人颇多,大家都在忙着张罗。”柳乘风道:“吴伯,我带了两位客人回来,这位是苏兄,这位是凌姑娘。”吴伯拱手道:“尊客到,稀客稀客。”苏幕天和凌珺儿忙还礼,柳乘风道:“吴伯,剑铭受了点伤,您让他去休息吧,这两位客人我自己招呼好了,爹爹在哪?”吴伯道:“老爷在大堂会客,闻先生他们也到了。”柳乘风喜道:“大师兄他们也来了吗?”吴伯道:“都在里面,老爷做寿,岂有不来之理。”柳乘风让剑铭下去休息,径自带着苏幕天师徒来到大厅,一进门就冲着坐在厅中红衣人道:“爹,孩儿回来了。”那红衣人正是当今天下知名的柳若松,只见此人眼神光华内敛,神庭饱满,容光焕发,足见内力修为不凡。柳若松笑道:“刚好风儿回来了,你大师兄一直问起你的状况。”身旁一人笑道:“师父这话太容易引人误会了,弟子只是待人打听而已,乘风师弟近年来武功大进,在江湖上也闯下自己的名头了,实在是可喜可贺啊。”柳乘风笑道:“大师兄一见到我就来取笑于我,小弟这点名头怎敌得上‘剑啸西风’闻师兄的大名。”转身向柳若松道:“爹,孩儿这次在山脚结识了两位新朋友,给爹爹引荐一下这位是苏幕天苏兄,这位是凌珺儿凌姑娘。”柳若松道:“两位远道而来,失迎之罪还请见谅。”苏幕天忙称谢,凌珺儿打量着柳若松道:“你就是当今闻名天下的柳庄主?”柳若松先是一怔,随即微笑道:“在下正是柳若松,不知姑娘有何指教?”凌珺儿:“指教我怎么敢当,你这么大名气指教指教我才是呢!”苏幕天道:“珺儿,不可失礼。”柳若松道:“没事,凌姑娘热情活泼,老夫很喜欢呢。”柳乘风听父亲这么说心下也暗自欢喜,苏幕天道:“柳庄主威名早著,在下只恨无缘识荆,今日得乘风兄引荐,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也不虚此行。”
    众人正聊着时,忽然从大堂后面钻出来一少女,叫道:“听说乘风哥哥回来了!”闻师兄嗔道:“没点规矩!你应该叫一声师叔才是!”那少女吐了一下舌头,转过头扭扭捏捏叫了声:“师叔。”但声音已经细不可闻。闻师兄道:“这孩子被她娘给骄纵坏了,一直疯疯癫癫的,没个规矩,将来到婆家还不止怎么的。”女孩羞得耳根都红了,拉着父亲的衣袖叫道:“爹!”柳若松一直捻须微笑。女孩跑到柳若松身边笑道:“师公,爹又开始在人前羞我了。”柳若松笑道:“你们两父女的事,师公可管不了哈哈哈。”女孩跺脚道:“师公,连你都笑话我。”但马上意识到还有外人在场,忙收起小女孩的姿态问道:“有客人到?”柳若松道:“恩,风儿新结识的两位朋友。”女孩向凌珺儿望去,只觉生平所见女子之中相貌无人出其右,不禁自惭形秽,再望向柳乘风,见他看凌珺儿时有时嘴角含笑有时又不好意思,不禁心下不悦。柳乘风这才注意到女孩,笑道:“慧儿,你也来了!”慧儿道:“我早到了,你一进来我就跑来看你,你现在才注意到我!”柳乘风道:“我这不是刚回来跟父亲师兄在说话吗?”慧儿道:“你根本就没有把人家放在心上!”说完之后又急又羞,转身就跑出去了。柳乘风不解道:“慧儿怎么突然生气了?是我得罪了她吗?”闻师兄笑道:“小女孩使性子,也不用去管她,过一会子就好了。”柳乘风一阵莫名其妙,心想不知哪里得罪了这位小师侄,待会只好去哄哄了。原本闻师兄在松风山庄学艺,后来成亲生女,女儿闻明慧自小和柳乘风一块长大,情同兄妹,但是柳乘风是师父的儿子又是自己的师弟,闻明慧自然而然就比柳乘风小上一辈,虽然人前叫一声“师叔”,两人私底下也没那么多忌讳,仍是兄妹般一起玩耍。闻明慧自然对这位青梅竹马的师叔芳心暗许,闻师兄也是依稀能感觉到,但是此事尚有许多难处,此时女儿还小,只好暂且压下。
    柳乘风安排苏幕天和凌珺儿住下,然后去拜见母亲。这边凌珺儿跟苏幕天道:“师父,我瞧这柳庄主人很好啊,也很随和好客,江湖上果然名不虚传。”苏幕天道:“那位柳公子你觉得如何?”凌珺儿道:“他也很好啊,文才武功都很不错。”苏幕天笑道:“就只有这些吗?”凌珺儿道:“其他的也有,一时我也只想到这些。对了,师父,那位慧儿姑娘为什么突然生气?”苏幕天笑道:“师父也不知道。”凌珺儿道:“师父你肯定知道,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了,你只是不肯告诉我而已。”苏幕天道:“你竟然啥都能看出来,那你就自己慢慢去琢磨吧。还有,咱们在此做客,你可别到处闯祸。”凌珺儿道:“我哪有到处闯祸,师父你也太不放心我了。”苏幕天叹道:“我确实不太放心你,当初你母亲把你交给我的时候,我一个大男人带着你本就不大方便,这么多年来只是盼望你能够独立,或者找个好的归宿,师父就放心了。”凌珺儿黯然道:“师父,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嫌我累着你了吗?”苏幕天摸摸凌珺儿头安慰道:“师父怎么会嫌弃你呢,只是师父也不能照顾你一辈子。”凌珺儿忙道:“师父你别说这种话,我知道自己总是爱胡闹,但是我答应您我一定会改的,所以您别丢下我,我,我就只有您一个亲人了。”说罢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苏幕天道:“师父不是要丢下你,算了,这些事你现在还不大明白,过些时日自然慢慢能体会到师父的意思了。”凌珺儿见师父这么说,心下稍安,一时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说这些,但她性子活泼,很快就会忘了。苏幕天也只能无可奈何,想到将来某一天心愿达成后,这女弟子无依无靠,心下想着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凌珺儿停了师父一番话之后心下闷闷不乐,漫无目的在松风山庄瞎逛。走过一座院子的时候听得里面有人说话,也没故意去偷听人家的谈话,只是适逢其会刚好听到而已。只听一妇人道:“风儿你又欺负慧儿了?”只听柳乘风道:“娘,孩儿怎么会欺负慧儿呢?”那妇人道:“那慧儿怎么会不高兴?她听说你回来本来开开心心地去找你,结果回来的时候一脸不高兴。”柳乘风道:“孩儿也正纳闷慧儿怎么会突然地就不高兴了。”那妇人道:“肯定是你得罪了她,还不赶紧赔礼道歉去。”柳乘风道:“孩儿正有此意,给母亲请过安之后自当去安慰慧儿。”那妇人道:“那还不赶紧去?”柳乘风道:“是,孩儿这就去。”
    柳乘风辞别母亲出来,刚好碰上凌珺儿。柳乘风道:“凌姑娘,你怎么会到这里了?”凌珺儿道:“我随便走走,也不知道这是哪。”柳乘风听凌珺儿口气好像是有什么心事,心想慧儿也是,一会好好地,突然就不高兴了,凌姑娘不知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女孩子都是这样阴晴不定?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去问,只好引开话题道:“苏兄,不,凌姑娘别误会,我不是存心要占你便宜,你,你师父怎么没和你一起?”凌珺儿道:“师父在房里,我自己出来走走,想不到你家这么大?”柳乘风笑道:“凌姑娘不嫌弃的话,在下就忝当导游带姑娘走走吧!”凌珺儿道:“你还是别叫我凌姑娘了,叫我珺儿就好了。”柳乘风道:“这怎么好呢,在下…”凌珺儿道:“偏生你们有这么多讲究,就好比武功,师父说江湖上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优点,就偏有那么多门户之见,其实武学之道大如沧海,咱们学武之人只是其中一粟,若是不能摒除门户之见,武学之道焉能发扬光大?”柳乘风道:“尊师之言真是深得我心,不过想要摒除门户之见哪有那么容易。只有心胸广大之人才能有此见解。既然如此,在下当遵姑娘之命,大胆直称姑娘之名了。”凌珺儿道:“名字不就是用来相互称呼的吗?你叫我珺儿,也没有什么大胆不大胆的,我就叫你柳大哥好了。”柳乘风内心一动,轻轻叫了声“珺儿”,凌珺儿应了一声“柳大哥。”
    只见闻明慧从假山后面转出来,急得满脸通红:“你们、你们……”狠一跺脚,又跑掉了。柳乘风想起本来要去安慰闻明慧的,结果不知怎么又惹她生气了,叫了声“慧儿”追上两步又想起凌珺儿就在旁边,回头看了凌珺儿一眼,凌珺儿道:“你去吧,我自己随便走走就回去了。”柳乘风点点头,追着闻明慧就去了。凌珺儿突然想起师父的话,瞬间明白了原来这女孩误会自己和柳乘风的关系,所以生气。不禁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亏你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凌珺儿回头一看,只听对方“咦”了一声,接着道:“怎么是你?”原来来人正是清虚子和清灵子师兄妹,说话的是清灵子。清灵子问道:“原来你们也是柳庄主的客人?”凌珺儿道:“昨天还不是,今早遇到柳大哥,柳大哥邀我们来就是了。”清灵子道:“你说柳师叔邀你们来的?”凌珺儿奇道:“柳乘风也是你们的师叔?你们不是昆仑派的吗?”清虚子道:“柳师叔的师嫂是我们师叔明玉子,我们当然得叫一声师叔。”凌珺儿道:“原来是这样。”清灵子道:“你这小狐狸精欺负慧儿师妹,还在这幸灾乐祸,显是没安好心,昨天在客栈的时候就觉得你们俩古古怪怪的。”清虚子道:“师妹,不可出口伤人。”凌珺儿道:“原来你要替小师妹打抱不平啊?”清灵子道:“是又怎样?是好汉就划下道来,让在下讨教几招!”凌珺儿笑道:“我是个女子,怎么会是好汉?再说我师父嘱咐过我不准我在松风山庄惹事!”清灵子道:“原来是个胆小鬼!”凌珺儿怒道:“你说什么?”清灵子道:“我说你是胆小鬼,果然没说错。”凌珺儿道:“要不是我师父说过不准我惹事,我会怕你?”清灵子道:“整天师父师父的挂在嘴边,不过就是胆小的借口而已。”清虚子道:“师妹,咱们都是在松风山庄做客,不可在此生事,不然柳庄主脸上需不好看!”凌珺儿道:“还是你师兄晓事。”清灵子怒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不晓事了?”凌珺儿道:“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过!”说罢也不愿与她再争执下去,转身便走。清灵子拔出剑来叫道:“话还没说完就想走吗?嘴上说的厉害,就不知道手上功夫怎么样?”清灵子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剑,凌珺儿暗想难道我就怕你?是你先动的手,就算师父问起来我也有理。于是冷笑道:“这可是你先动的手!”清灵子道:“是我先动的手又怎样?”凌珺儿道:“不怎样!”呼地一掌拍过去,清灵子见对方还招也不管师兄的劝解刷刷刷剑招连出。昆仑派本讲究剑法庄重沉稳,清灵子身为女子又生性急躁是以师父另传了一套女子专用的剑法与她,这套剑法本是始祖所创传与明玉子,明玉子喜欢清灵子的聪颖好学跟清灵子师父商量好了之后代为传授这套“昆山十三剑”,正所谓昆山玉碎凤凰叫,这套剑法讲究灵动和缓,与昆仑派正统剑法稍稍不同,但同为昆仑派绝艺。明玉子传授清灵子这套剑法一来喜她聪慧,二来也期望她能通过这套剑法学会平稳沉着,改掉急躁的性子,这对她的武学修为更加有利。可是明玉子用心虽好,清灵子的性子终究不能一下子就转变,再加上年少气盛,学会这套剑法之后武功大进,反而变得更加目中无人了。
    凌珺儿此刻没带兵器在身,只好以掌法和指法来与之周旋。清灵子的“昆山十三剑”本是动静兼蓄的剑法,然清灵子见对方徒手与自己相斗大有轻视意味,怒气更盛一味抢攻,大失“昆山十三剑”的本意,凌珺儿的一套“拂云手”行云流水任意所致,时而大开大阖,时而兼收并蓄攻守兼备,凌珺儿本来就貌美,身段也无不恰到好处,使上这套“拂云手”更如天仙下凡,时而抚琴鼓瑟,时而折梅浣纱,姿势美妙故不待说,手法也精妙不可言,十数招一过清灵子暗暗心惊,心相对方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功夫却如此了得,自己手上有剑却丝毫伤她不得反而被她这一套看似舞蹈的奇怪武功压得处处被动。只见凌珺儿一个转身手指向清灵子挥去,此时清灵子脸上诸穴均在对方攻击范围之内实不知对方攻向何处,即使只是往脸上扫一下也会留下伤痕,清灵子爱惜容貌和普通女子更无二致,心想好狠的人,既然你出手狠辣那也别怪我不留情面。手上剑招咻变直指凌珺儿要害,凌珺儿哼了一声,手指拂她太渊、神门、内关诸穴,脚尖向她小腹踢去,清灵子避开了这一脚,手腕却是一麻,长剑脱手而出直飞出去。
    这时一少妇跃起接住长剑,剑尖斜指地面道:“好厉害的‘拂云手’,阁下与流云山庄什么关系?”凌珺儿道:“我不知道什么流云山庄。”那少妇道:“满口胡言,当着我面还想胡说八道!”凌珺儿道:“信不信由你,我是第一次听到什么流云山庄的名字。”原来天下二大庄,分别是松风山庄和流云山庄,江湖上人提起来都称之为“风云二庄”,流云山庄的名头不输松风山庄。那少妇当然不信凌珺儿的话,心想她所使的明明是流云山庄的“拂云手”,却矢口否认,更何况江湖中人何人不知流云山庄的名头?这女孩定是与流云山庄有何瓜葛。一时不明其中缘由,再者流云山庄虽不与松风山庄交往,但江湖中相互闻名应该不至于主动上门生事。于是问道:“你当真没听说过流云山庄。”凌珺儿微微有点生气:“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那少妇道:“好,那我就来领教下阁下的‘拂云手’。”将剑轻轻一掷,那剑稳稳落入清灵子的剑鞘中,这一手眼力之准,力道之恰到好处不得不令人佩服。清灵子叫了声“师叔,好功夫。”就默默退在一边,原来这少妇就是清虚子清灵子的师叔明玉,在昆仑山的时候称为明玉子,嫁给柳乘风师兄闻逸夫之后还俗叫做明玉。明玉看了一眼清灵子,心想清灵子这孩子性子还是这么急躁,这一套“昆山十三剑”的精髓完全没有使出来,不禁轻轻摇了摇头,清灵子看到师叔摇头明白师叔意思,不禁暗感惭愧。明玉随手折了条柳枝道:“姑娘请!这一套‘昆山十三剑’在姑娘的‘拂云手’下,不知能走上几招?”凌珺儿道:“要打便打,谁稀罕跟你啰嗦!”明玉不再答话,柳枝斜向上指,脚下步法微转,柳枝随身而动,一转二二转三,如微风拂柳,剑招绵密而至,清灵子心下叹服,没想到“昆山十三剑”还有这种使法,师叔当时讲解这套剑法的时候说这套剑法的精髓在灵动和缓四字。灵动之时如燕翔雀跃,和缓之时如细风拂柳,然而何时动何时缓,动缓之间如何转换,看师叔使这套剑法才知自己修为甚浅,顿时收起平素自满之心。凌珺儿见明玉的剑法精妙,知道若不小心应付自己很容易就被击败,于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展开生平所学与之对敌。明玉一招“昆山巍峨”,取其昆仑山巍峨之势,剑招连横绵绵,气势磅礴,直刺凌珺儿胸前七处大穴,凌珺儿忙使一招“云横秦岭”去破解,出手如漫天云霞,顿时化解明玉这一击。明玉见对方这一招正是“拂云手”的高招,但却矢口否认与流云山庄的关系,心中更添疑惑。抖动柳枝,枝端幻化成千点万点,正是一招“日出昆仑”,仍是不离凌珺儿身上要穴。凌珺儿身形晃动,步法一转,身影如虚如幻,五指轻弹,径取明玉手腕诸穴,这是舍其末而逐其本之意,正是一招“朦胧淡月云来去”,要知明玉这一招若是使剑,剑尖晃动要去以空手敌对除非功力高出对方许多,如若不然轻则手指被削,若是出手不当腕筋被伤一身功夫就化为泡影,凌珺儿功力与明玉伯仲之间,自是不敢铤而走险,以轻身功夫避开锋芒然后攻击对方手腕穴位。明玉见凌珺儿轻功确实是妙,瞬间就转换了好几个方位,自己自是刺她不着。一盏茶功夫两人已经交换了五六十招,两人争竞之心早已化为乌有,对对方的武艺都深表佩服,渐渐变为切磋交流。只听得笑声和鼓掌声传来:“好功夫!”不知何时柳若松、闻逸夫、柳乘风等人已站在院子里。
    柳若松笑道:“明玉越来越像个大孩子了,怎么与小孩子动起手来?”明玉脸上一红笑道:“我看这女孩掌法精妙,忍不住一时技痒,倒叫师父见笑了。”凌珺儿见师父也在,低着头过去小声叫了声“师父!”明玉见凌珺儿一副做错的事的样子,知道她怕师父责罚,于是过去向苏幕天抱拳道:“这事是我逼迫凌姑娘动手的,请先生不要责骂凌姑娘了罢,先生与凌姑娘都是咱山庄的客人,我在这里给两位赔个不是。”说完深深一揖,苏幕天忙还礼道:“小徒调皮胡闹倒给主人添麻烦了。”凌珺儿也走上来说道:“这事我也有错,我也给你赔个不是。”明玉见凌珺儿武艺不凡刚才交手之时已深深佩服,内心不自禁的喜欢上这孩子,又见她识大体知礼数,而且不骄不躁,小小年纪得能如此,对她更是喜欢了。于是走上前拉住凌珺儿的手道:“妹妹,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谁也不用给谁赔不是,我心里好喜欢你呢。”凌珺儿从小到大除了师父之外从没有人这么热情地对待她,况且师父是个男人男女有别,又是自己的尊长,对待自己自然十分要好,但不会像这样拉住自己的手表达欢喜之情。凌珺儿不禁眼眶微红,双颊红晕,低头道:“我也是。”明玉喜道:“那正好,你如果不觉得唐突的话,要不就做我干妹妹吧,你认我做姐姐,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凌珺儿一时不知所措,怔怔的看向师父,苏幕天笑道:“这事师父可做不了主,你心里喜欢不喜欢得靠自己拿主意,哈哈。”凌珺儿于是跪下磕头道:“姐姐在上,小妹给您磕头。”明玉忙扶起凌珺儿,笑道:“妹妹不必多礼,姐姐今天认了这么一个好妹妹心里也很高兴呢。”于是摘下自己手中地玉镯替凌珺儿戴上,道:“姐姐没有什么好的见面礼,这镯子就聊表心意吧,下次姐姐再给你物色个好东西送你。”凌珺儿忙称谢。这么一来顿时化解了一场争纷,双方和和气气不打不相识反而结成金兰,柳若松捻须微笑,知明玉一惯的性子,并不觉得太意外。闻逸夫虽觉得妻子有些胡闹但是多了这么个义妹也觉得十分高兴。最高兴的人还是要属柳乘风了,这么一来自己跟凌珺儿的关系又亲近了一层。清虚子和清灵子比较尴尬,从明玉这一层算起两人还得叫凌珺儿一声“师叔”,两人刚刚才和凌珺儿起过争执,这一声“师叔”叫得有点着实有点勉强。闻明慧对母亲突然收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义妹倒没什么,但是看到柳乘风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凌珺儿身上,心里一阵酸溜溜的,好几次眼泪要夺眶而出,但兀自强行忍住了。
    当晚柳家庄开席接待客人,明玉拉了凌珺儿的手跟她坐了同一桌。众人见两人难分难舍不禁莞尔。明玉拉着凌珺儿嘘寒问暖,知道她从小无父无母,是师父养育她长大教了她一身功夫,这次初次踏足江湖对江湖上的很多事都不大了解,江湖上的总总规矩甚多凌珺儿也只是略知一二。明玉又问起流云山庄的事情,凌珺儿道:“姐姐,我是第一次从你口中知道流云山庄,来松风山庄之前我也是听师父跟我讲的我才知道。”凌珺儿向苏幕天望了一眼,这时苏幕天和柳乘风在主桌陪着柳若松交谈,女眷另开一桌。明玉道:“我信妹妹说的,其实也不打紧。咱松风山庄和流云山庄在江湖上齐名,大家都成为风云二庄。其实流云山庄成名已久,咱松风山庄只是近来名声才响起来,反倒不如流云山庄,江湖上这么称呼都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听说流云山庄庄主云清流武功卓绝,江湖上送外号‘掌剑双绝’,你所使的‘拂云手’正是流云山庄的绝技,听说这套掌法只传云氏子弟,并且传男不传女,所以看到妹妹这套掌法才会那么惊讶。”凌珺儿道:“我的功夫都是师父教的,我从没听他提起过流云山庄的事,下次我问问他好了。”明玉道:“既然你师父什么都不说,你还是不要问了,时候到了,你师父自然不会瞒你。”明玉隐觉得苏幕天与流云山庄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外姓人会这套掌法已不可思议,这中间的曲折恐怕有什么难言之隐,况且去探听别人的隐私不道义,于是岔开话题,只是询问一些凌珺儿日常的琐事。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11 18:50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0

    主题

    1536

    帖子

    1575

    积分

    超新星

    Rank: 5Rank: 5

    积分
    1575
    发表于 2019-11-15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呦!棒棒哒~

    你是不是熟读金庸先生的作品呢?!
    收起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 TA的每日心情
    流汗
    2019-11-27 09:20
  • 签到天数: 118 天

    [LV.6]常住居民II

    0

    主题

    8

    帖子

    217

    积分

    海贼

    Rank: 4

    积分
    217
    QQ
    发表于 2019-11-15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哇,awesome、
    收起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 TA的每日心情
    流汗
    2019-12-10 00:19
  • 签到天数: 81 天

    [LV.6]常住居民II

    83

    主题

    2106

    帖子

    2642

    积分

    超新星

    Rank: 5Rank: 5

    积分
    2642
    发表于 2019-11-15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你原创的吗?
    收起回复
    ありったけの梦をかき集め
    捜し物を捜しに行くのさ
  • TA的每日心情
    流汗
    2019-11-30 00:07
  • 签到天数: 677 天

    [LV.9]以坛为家II

    0

    主题

    485

    帖子

    1775

    积分

    超新星

    Rank: 5Rank: 5

    积分
    1775
    发表于 2019-11-15 1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啥?原创小说吗?
    收起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59
  • 签到天数: 18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6

    主题

    590

    帖子

    1310

    积分

    超新星

    Rank: 5Rank: 5

    积分
    1310
    发表于 2019-11-15 23: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原创的吗?
    收起回复
    欢迎访问TalkOP海贼王论坛!让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最有爱的海贼王交流平台! (TalkOP海贼王分析讨论QQ群号:54786756,请务必按照提示要求加群!IPAD等系统登陆可能看不到群提示,请更换系统查看) 另外有日语翻译能力且跟上漫画进度的伙伴请注明来意联系鹰目QQ:99284174,一起来汉化海贼王的各类周边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PP下载|新手|活动|导航|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TalkOP海道-海贼王论坛-海贼王中文网-航海王论坛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1 08:30 , Processed in 0.075432 second(s), 3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