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n 发表于 2019-11-29 07:27

我心中的光月家继承者们——美丽坚韧百折不挠且生生不息

本帖最后由 shinn 于 2019-12-26 04:08 编辑

****TalkOP海道-海贼王论坛-海贼王讨论区****
地址:http://bbs.talkop.com/
作者ID:shinn
首发日期:2019.11.29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我的高亮帖子 临摹花魁小紫有感——用努力与热爱换取心灵的平静与满足http://bbs.talkop.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0242&page=1&extra=#pid790963

看到了论坛内一些观点,我不是很赞同,于是我认真思考了一些东西,这么做并不是刻意引战或者说攻击发表这类观点的人们,每个人都会有独到的见解和发表观点的权利。
如有言辞不妥或者引用错误,请告知我,我会更正或删除。
因为我不知道论坛内如何编辑图片大小,所以还是用截图的形式发表观点,图片下方会给出原文。





















"御田的孩子可能要让他失望了。
海贼王里大多数情况下如果父辈很强的话那么子女也弱不了。罗杰/艾斯,卡普/龙/路飞,加治/山治五兄妹,大妈的一堆孩子,尼普顿和白星四兄妹(白星虽不擅长战斗但是古代兵器)等等。可是光月御田似乎就没有这样子吧。他本人可是足以给凯多留下伤痕的强大高手,然而他的两个孩子,不管是桃之助还是日和都毫无战斗能力,几乎就是普通人。
964话看来,时夫人也是有一定战斗能力的,为什么俩孩子都不行呢……”

"桃之助我是觉得各方面不行,在象岛的时候我以为他会有所改变,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但目前为止他还是那样胆小怕事。日和的能力感觉也不强,如果能力强的话也不会被忍者发现并抓住,还要让索隆来救。如果把和之国交给这两兄妹,和之国的人大概也是交天上金的命了"

“不管是桃之助还是日和都毫无战斗能力,几乎就是普通人。”
“日和的能力感觉也不强”
"964话看来,时夫人也是有一定战斗能力的,为什么俩孩子都不行呢……”

    是的,不可否认,桃之助和日和似乎并没有像父母那样透露出具备满满的武力值的气息,但是在我看来,他们表现出的暂时性弱小,和他们背负起的关乎时代变革的命运相关。


    首先,讨论他们的战斗天赋,不应该忽略光月桃之助和光月日和施展天赋的契机、所获得的正反馈、生存环境与时代大背景。



    桃之助的8岁确实不如御田的8岁,但是就寿喜烧表现得并非像是一个武力强大的人而言,御田的8岁很可能也超越了寿喜烧的8岁,在父与子的血统这一方面,隔代遗传上是说得过去的,那是否就代表桃之助就是一介庸才?不是,没表现出并不代表实际没有,光有天赋,没有施展天赋的契机与相应的正反馈,理论上的天才也会陨落为实际中的废物,世界级的表演舞者也会因为没有掌声而误入歧途,而被卷入命运洪流中的桃之助,暂时缺少成为一个强大武士的锻炼契机——



但我坚信——家父的开国遗志与心灵的历练会让他成为一个更加健全的领袖人物,会是大器稍晚成的剑豪,会是一个八面威风、为将新世代和之国的有用之才。



    再者,论日和与时的生存环境与立场,姑且猜想着对比一下,830多年前—800年前的这个时间段,可能正是世界统治阶层交接更替的重要阶段,拥有配刀的天月时很可能不得不为自己的立场而战,她的生存环境将她塑造成了一个具备一定武力值的形象。



相对于日和而言,不妨思考一下,在凯多和大蛇联手统治的和之国大环境下,在预言的二十载到来之前,她的生存环境与立场是否需要她展现出武力强大的一面?
答案是否定的,无端的牺牲毫无必要,潜伏隐忍、审时度势为决战积攒力量更有价值。

   其次,论尾田对女性角色注入的主观设定——德雷斯罗萨篇,蕾贝卡持剑生存——来自环境逼迫,阿拉巴斯坦篇,薇薇潜伏暴力组织内部,出于救国心切。居鲁士恢复人形后执意不愿再让女儿拿起刀剑——即使那是把没有开过刃的剑——产生这种觉悟的原因是蕾贝卡的双手仍保留着母亲斯卡莱特生前善良纯洁的气息。其中不难看出尾田对于【拿起刀剑为生存而战的女性角色】的考量——理想的世界里,他并不想看到女性拿起刀剑投身于血光交织的厮杀当中。




"几乎就是普通人。"
"罗杰/艾斯,卡普/龙/路飞,加治/山治五兄妹,大妈的一堆孩子,尼普顿和白星四兄妹(白星虽不擅长战斗但是古代兵器)等等。"

   其中列举的诸如大妈、伽治这样的角色甚至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健全的普通人,他们的孩子也多多少少在某种程度上遭受着不合理的教化、患有不同样的人格障碍,伽治的三个儿子还谈不上拥有感情。他们对于子女谈不上任何关爱——原四将星战败后就下台落位,暗示失败一次未尝鼓励就全面否定的极端处罚方式,这是父母应该对孩子行使的教育方式吗?【一切皆有可能】难道仅是空中楼阁,虚幻且飘渺?
思食症面前可以肆意抽取子女的灵魂,虎毒尚不食子,肆意屠戮表现出的不正是善意母性的匮乏?
把子女当作仅有战力的统治工具,而【统治】本身是一种病毒,寄宿在一个个尝试掌控世界实权的人身上,只要这种病毒持续存在,世界就不会何迎来自由的黎明。





伽治遭受改造血统基因的惩罚——获得了毫无感情的孩子,他被佩罗斯佩罗冻在婚宴桌前梦想几欲破灭的那一刻,所流下的泪水不正是尾田对于这类畸形父母的反讽吗?





“桃之助我是觉得各方面不行,在象岛的时候我以为他会有所改变,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但目前为止他还是那样胆小怕事。”
"御田的孩子可能要让他失望了。"



    二十年,在回忆起父母双亡的一个个黎明前,等待着令常人难以相信的预言的日子里,见证着国家一步步走向灭亡的当下中,光月日和作为仅存的血脉孤独地背负着光月家的命运,其间诞生的苦难想必会是一把锋利的刮骨钢刀,游走在心灵的脆弱边缘伺机而动,哪怕一刻的犹豫、盲目与自我放逐,她都可能和世界的黎明就此别过,迎来命运终点站的息止钟声。



    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洁气质,是光月日和身上特有的存在,是光月日和内心强大的证明。




    桃之助的强大在于—— 纵使二十年穿梭跳跃无法摆脱的光月一族惨剧历历在目,仍不会停下讨伐凯多、实现和之国开国愿想的脚步。对于一个8岁孩童而言,在鲸鱼森林的密室里,他在路飞的鼓励下,战胜恐惧,初上台阶,沐浴到了作为一名Leader的些许天光;在九里的竹林里,他勤奋练刀,表明了大战之前不得感情用事的觉悟,这是人格成长的切实证明;在兔碗采石监狱中,他理解了父亲的人格魅力所斩获的武士道义有多么厚实且沉重,进一步继承了光月一族的责任——

    这些实例件件表明——看似胆小的躯壳内是一个孩童的内心在逐渐走向成熟。
   在最令读者讨厌的沉迷女色的背后则是桃之助于母爱的缺失与渴望,人之初性本善,缺乏大背景点化的与生俱来的恶是不存在的,摒弃偏见才能够真正洞察到人性,一切看似偶然实则必然,抛开夸张和恶搞元素,这样的好色描写只是缺少代入感和品读预期而并非恶意的体现,开开玩笑作罢,我不觉得这能作为桃之助无能的论据。



"我只想说一点 对于救命之恩的草帽团 摆将军架子 毫无知恩图报之心? 桃之助好色是缺母爱 谁家孩子对母亲这个样 是想艹妈?"

对于救命之恩的草帽团 摆将军架子首先,将军游戏据乔巴医生说明有利于缓解桃之助内心创伤带来的痛苦;其次,桃之助8岁之前的身份就是御田的后继者,居之高位、受人尊敬是属下对待九里后继者的日常态度,对桃之助而言,这样的相处氛围是他的舒适区,而一个心灵受过创伤的人,在面对难以接受的事实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心理防卫机制,有些人是吃好吃的,有些人是睡觉,有些人是阅读书籍,可无论怎样,这类具有逃避性质的行为选择皆指向某个人的舒适圈范围内。待在舒适圈里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安抚患者,使伤口愈合。

毫无知恩图报之心? 在很多时候都是锦卫门代替桃之助发表心声,锦卫门在很大程度上扮演了光月家将军代理人的角色,桃之助并非毫无知恩图报之心,他想说想表达的或许不如锦卫门的武士式感恩那样充分,但多多少少都会有感恩的想法。

桃之助好色是缺母爱 谁家孩子对母亲这个样 是想艹妈? 不可否认,现实世界中是有这样的情况的,有一种心理症候群的特征是少幼时母爱的缺失导致了成长后某种程度上的恋母情结,程度重的男性成年后确实会有很严重的恋母倾向,不过那属于非常非常极端的人身上才会拥有的可怕想法,“孩子”确实不会那样,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持有健全的母子关系认同,有些人经受了原生家庭的畸形教化,成长的过程中逐渐从【孩子】幻化成为了【恶魔】。桃之助会有恋母的心理倾向是我个人注入的猜想,因为是少年漫,所以我将其视作较轻的程度,较轻的程度的话对母亲是不会有非分之想的,但是母爱的缺失会导致患者总是对女性展现出过分亲近的态度,山治可能也是如此。

    对孩子们父母双亡,家族落败的大背景视而不见,抛开生存环境和立场仅仅就战力看待海贼王世界观里父母对后代的态度是不全面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亵渎。

    御田不会失望,他会欣慰,他的孩子们表现得何其坚强。

    和之国内武装色霸气的别称叫做【流樱】,顾名思义就是流动的樱花。
    桃之助与妹妹日和的强大就好比流动的樱花,美丽、坚韧、百折不挠且生生不息。
口谈的强大不应止于武力体现,还应持有对于【器量】的考量。强大的人是活生生的人,是有人性的人,而一个有人性的人就会悲伤、恐惧、绝望、开心、奋发、自强自立——
   
如果把和之国交给这两兄妹,和之国的人大概也是交天上金的命了——别说笑了——继承的意志 时代的起伏 人们的梦想 这些都是无法阻止的东西——




我从来都不觉得桃之助与日和弱于普通人,相反,我钦佩于他们展现出的敢于隐忍,敢于哭泣,敢于向【不可能】发出挑战,敢于背负时代的命运的勇气,而他们,正是名副其实的、不可替代的光月家继承者们!














shinn 发表于 2019-11-29 07:29

本帖最后由 shinn 于 2019-12-22 05:10 编辑

观点有些偏激,对于十分不妥的地方,欢迎提出讨论。

鹰目 发表于 2019-11-29 08:25

楼主 写那么多字 你一定要在开头加个原创声明呀,版规里给格式啦

5555hahaha 发表于 2019-11-29 08:34

桃之助是要统领一国之人,应该还是有才能的,但是还需要经历磨练

闪耀幻影 发表于 2019-11-29 08:48

小时候不靠谱是为了搞笑

lyy恶趣味 发表于 2019-11-29 09:05

桃之助这种先天战斗能力没有表现的,才更好的通过后天努力超过他爹

韩少侠儿 发表于 2019-11-29 09:28

写得好!那篇问题太大了

Kagami 发表于 2019-11-29 09:36

很支持楼主的观点,我也觉得抛开那些恶搞元素光月家的孩子是很值得期待他们的将来的。
我也不喜欢那些说桃之助懦弱或是把那所谓的「桃之助必须死」无时无刻拿来玩发梗当真的家伙们,桃之助还处在需要父母疼爱引导的年纪就遭遇了灭国之灾,再一睁眼只能看到烧成灰的父亲的城和已经无法再见的母亲,他明明处在刚失去父母没多久的八岁的小孩子的状态,这些人却对他这样过度要求他必须和父亲御田一样对这孩子太不公平。
也许有人说御田这么强咋桃之助会这么弱,黑子黑作品和角色从不需要分析,不达到自己期待的剧情和人物走向就狂骂不止,这种病态在「现实」也比比皆是,嫌自己的孩子不争气的父母,有多少真的只是出于对孩子的「关心」而不是「虚荣」与「自私」呢?
故事里的桃之助,只要他稍稍显露出一点点所谓的「懦弱」、就被人各种针对和讽刺,在御田的回忆篇开始前桃之助劝家臣们不要去送死也被各种曲解,试问,面对狂风骇浪肆虐的空荡荡的海岸、约定好的战士们全部不见踪影、康家的死与众多义士的就义眼看就要变得毫无意义,这是多么大的「失落」与「绝望」的二重击?难道要这孩子鲁莽的带着如同家人的家臣们在这种情况下无脑的出海、去凯多那里送死或是被巨浪淹死才是不给他父亲丢人么?
我对桃之助是看好的,这孩子需要的只是适当方向的锻炼和成长的时间,路飞对他的影响也是好的方向,在这一篇结束之后,我很期待看到桃之助进一步的成长与变化,到桃之助真正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君主之时,御田会为他的儿子骄傲的

红鹰飞乌 发表于 2019-11-29 10:02

桃之助儿童老成啊

夏虫 发表于 2019-11-29 10:04

而在最令读者讨厌的沉迷女色的背后则是桃之助于母爱的缺失与渴望

我只想说一点 对于救命之恩的草帽团 摆将军架子 毫无知恩图报之心? 桃之助好色是缺母爱 谁家孩子对母亲这个样 是想艹妈?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我心中的光月家继承者们——美丽坚韧百折不挠且生生不息